同層網頁: 121根本父師 ] 122叔叔道長 ] 123叔叔隱士 ] 124菩薩戒牒 ] [ 125神通教授 ] 126父薦之師 ] 127圓滿灌頂 ] 128靈歸禪宗 ] 129證悟前緣 ]
125神通教授

Back ] 回上層網頁 ] Next ]

Last Modified:2009/07/31










超心理學導師

台大心靈研究社聘任的指導老師,
也是頂尖的特异功能人、超心理學家……石朝霖教授。

石朝霖教授是本會監事,日本大阪近畿大學研究員、日本防衛大學客座教授、英國愛丁堡大學客座教授、台大人體潛能專題課程指導教授;是通得過實驗儀器的心靈使徒。2006年6月榮獲歐盟Bircham國際大學頒授超心理學榮譽博士學位,此為台灣第一位獲得此項學位的第一人。石朝霖教授作為頂尖的超心理學家,本身便是全球研究單位所實證過的最高psi功能人,數十年來,純然只為弘揚生命的全能真性,不取名利與安逸(睡眠極少),而馬不停蹄地往來全球研究單位,受學、講學、實驗施測、受測………堪稱超心理學世界導師。

本網頁下方,
是與石朝霖教授相關的文章。

先知科學家石朝霖教授著作表

專書:

  • 石朝霖 (1993) 《開發超能力:探索超常現象的狂想組曲》臺北:慧眾文化出版社。

  • 石朝霖 (1995) 氣‧能場‧超能力》臺北:慧眾文化出版社。

  • 石朝霖 (1997) 怎樣活出好運來:全方位改變命運潛能簡易術》臺北:慧眾文化出版社。

學術論文:

  • 石朝霖 (1998).〈超心理學研究在台灣大學──人體潛能專題課程〉,《超心理學論文集》,台北:中華超心理學研究會,頁3-6。

  • 李嗣涔、石朝霖 (1993).人體潛能者之腦波特徵及電磁現象〉,《中國醫藥雜誌》第四卷第二期,1993.9,頁125

  • 李嗣涔、石朝霖 (1994).氣功與心靈潛能之研究〉,國立體育學院八十二年度委託專題研究計畫研究成果報告書。

<% username = Session("username") if ("" = username) Then response.Write("- - - - Please Login ! - - - - ") response.End End if %>

本會前理事長呂應鐘教授曾在接受翡翠雜誌採訪時提到:

鬼也不一定有形體,由於鬼與人依存的時空不同,通常人類肉眼是無法見到它的,如果鬼要物質化(即現形),必須有強大的能量輸出,如此肉眼才能見到朦朧模糊的鬼影。過去在北市南陽街發生一起知名命案,研究靈學的石朝霖先生曾以科學方法讓徘徊不去的女冤魂的『影像』投射在現場牆面上。

石朝霖教授在日本時副修心理學;也曾留學英國劍橋研究超心理學、理論物理學;留學希臘;留學義大利,主攻大腦解剖;留學大陸四川兩年半,尼泊爾兩月;曾在大學時期以兩個暑假留學法國學習西洋劍,而成為數十年來台灣西洋劍術第一把交椅、首席國家教練;曾得世界性標準舞比賽第二名;以特殊身份參觀埃及金字塔,卻因與木乃伊共眠一夜,且因解開木乃伊裹屍布來研究,而被控破壞文物而驅離;在黎巴嫩戒嚴的年代,石教授以非邦交國國民的身份,以不可思議的念力催眠能力通過該國的重重海關,單槍匹馬闖入貝魯特,甘冒生命危險只為某大學從事研究。

石教授的心靈能力,是全球各大學、研究所與其他研究單爭相邀請以進行實驗的,而且實驗無不相當成功。於是,這些是很快地在上層社會傳開來,一時間,透過各種關係來訪者眾,幾十年前,在美國影集與好萊塢電影將華人塑造成功夫高人之後,先知科學家塑造了美國影集與好萊塢電影中的中國神秘學大師的形象;

在法國,許多內閣高官都認識來自中國的神秘學大師Stanley Shih。幾十年前,年輕的泰皇也曾留學西方,充滿活力與求知慾,在聽說過大師石教授後,曾透過杭立武先生介紹,見石教授,接受石教授的加持,將一他自寫的字紙焚後印上自己的手心,心靈獲得相當的震撼。 

張蘭石(2001.1: 2)《身心靈科學與宗教的整合研究》 :

超心理學會曾定義:「超心理學是研究行為與經驗的明顯異常現象(anomalies),這些現象超乎已知的關於有機體與環境,有機體彼此間的訊息、影響力傳遞的解釋機制(Para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1988, 353; 1989: 394-395)。」各超心理學典範間,歧異頗大,例如堪稱實驗超心理學創始者的J.B. Rhine,集中探討超感官知覺、念力等主題(Irwin, 1999);被譽為先知科學家的台大石朝霖教授,則更深入探討身心潛能的普遍性與開發法,並以實驗來探究現代科學理論與各宗教智識 (石朝霖, 1993; 1995; 1997)。

石朝霖曾以超心理學幫國內外警方破獲多起著名案件。台灣警政高層曾於省訓團研習會中,調集了兩百名警察菁英,分四梯次聽石朝霖講「從超心理學方法談辦案技巧」。

石朝霖趣味語錄:「要讓嫌犯招供,最少也有二十種方式......」

看過「第六感追緝令」的朋友一定熟悉這類情節:意志力驚人的嫌犯,在偵訊室裡玩弄著詢問官的心情:誓言不降服她永不放棄的警員,氣急敗壞地威脅要打人;有些詢問官卻被她電得昏頭轉向。……嫌犯仍毫無認罪的傾向。帶著手銬,她表情自若,神態傲慢,甚至迷人,即使嚇人的警用測謊機也征服不了她。

代表正義的警官,與代表智慧的觀眾您,這時就算臭她三字經,也只會招來無知盲動的效果──涉嫌刑求,只好和被她放電電傻了的人一起放棄。

但我國警官的手法或許就不同了!───據說,台灣所有的高階警官,都聽過石教授的超心理學,除了學到如何處理刑案屍體(避免「衝煞」),更「實效性」地學到如何突破嫌犯心防…。

石朝霖教授說:「根據美國 ASPR 學會的一份調查報告,1960 年至 70 年代之犯罪手法和 1980 年至 1990 年代之犯罪手法大不相同……無法以傳統的犯罪心理學來研判。」

「犯罪心理學」的不足,可用白曉燕案為例:白案在林春生死後,警方評估,還在逃的陳進興與高天民當中,陳進興會先落網,理由是在犯罪心理學上,陳進興生性暴躁、好色,必能在他犯嫖妓或強姦時予以逮捕。然而當時,石朝霖就曾建議,陳進興的犯罪模式是不按牌理出牌,這正是全球犯罪形態的新傾向──無意識臨時起意──輿論所謂「惡魔附身」。

而要由無意識層次追蹤罪犯的蛛絲馬跡,就不能只談「犯罪心理學」,而要加上「犯罪超心理學」。

當時警方藉傳統「犯罪心理學」布線,沒想到最危險之處,便是反其道而行的人的最安全之處,陳進興闖入南非武官家裏,是警方夢想未及的。

其實早在追緝陳進興之初,警方便曾尋求石朝霖以超心理學psi方法洞悉陳嫌的藏身處,可惜警方未能盡速前往,不然,就可免掉好幾樁陳嫌逃亡時期造下的悲劇了。

所以,若是麥可‧道格拉斯(「第六感追緝令」男主角)聽過石朝霖的課,劇本就該改成:正當嫌犯囂張地蹺腿抽煙時,這名已經氣得離開偵訊室的警官,忽然想起他在台大心靈社學過石教授的「心靈場(風水)」,於是他要求重新偵訊,首先,嫌犯不必戴手銬了,他將偵訊室裡燈光開到最亮,在裡頭散放各種香味。根據超心理學,嗅覺很容易影響腦波,使人對想像(甚至所謂靈界)產生感應,而破解了理性機制。麥可要嫌犯離開桌子,找人搬來沒靠背且一隻後腳削短了的板凳,要嫌犯背對桌角坐在板凳上。據說在雷雨時的電場會干擾人的靈場穩定(定力),麥同學放了雷雨音樂帶,企圖以模擬來引起制約反應;警官不讓嫌犯的從容傲慢專美於前,故意搬神弄鬼,提醒她「鬼」可能就在現場,彷彿把現場搞成降靈會;又常常抓住氣氛身子前傾,總之氣勢就是要壓過他,果然嫌犯本能地往後退了,但潛意識卻被背後的桌腳「剋煞」到,意識相對地焦慮起來了,於是意志衰退,供詞漏洞出現,老麥又要她用左手寫供詞,一般人習慣使用右手,突然以左手寫字,腦中指揮手的習慣機制忽然改變,腦波會產生微妙變化,往往改變了對事物的態度而不自知。於是她自知大勢已去,在測謊機前更是一蹶不振,只好盡數招供了。

麥可同學不需向偵辦尹清楓命案的檢察官一般遠道請來催眠師,更不屑下迷藥來突破嫌犯心防(這種作法有時會誤導出錯誤招供),只需要運用超心理學知識,來「作」一場降魔的「法」。

1968 年美國的少年 Kages 謀殺案,兇手以偽裝手法棄屍在湖底,使人以為只是一般溺斃。然而這案子後來終究出現疑點,警方在無計可施之下,請知名超能力者 Dolo se Alenson以超心理學方法協助,果然破案。1994年5月,超心理學學者 Juna Dabedash Bele 小姐協助蘇聯警方尋找到失蹤兒童,還獲得了總統葉爾欽的授勳,真實可考。

石朝霖教授說,自從神探可倫坡使用超心理學辦案而揚名世界後,許多國家的警政單位都引進這一方面的訓練。但超心理學也必須避免濫用,傳說前蘇聯不只是把超心理學運用在治安方面,也在軍事、政治方面用來控制人民,甚至其他國家領袖。傳說1972 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與俄國簽署「美俄外太空協定」,在出席會議時曾受到蘇聯當局的心靈控制影響,突然在大廳中暈頭轉向而失態。這些傳言雖無確切證據,但美國 CIA 總部設有超心理學研究特勤小組,則是事實。

石教授也教導台大心靈社學生如何開發超能力,包涵了基本原則,和許多「術法」,術法包括如何在考試中取得必勝,如何加持病人,如何變得更聰明,以及示範如何將身內毒素以特異功能排出而結晶於掌上……諸此種種不勝枚舉。雖然大致類似一些宗教、靈修法門,但也有其特點,比如強調快樂的肢體運動──石教授自己也是劍道教練、舞林高手。另一個最基本的要訣,是作「塑造未來的工程師」──要時時構成「心畫」,不斷以念想描繪成功願景,久而久之就會產生特異功能。


石朝霖教授告訴阿張蘭石,他曾多次受印度心靈學單位邀請到印度,曾在在釋迦成道的菩提樹下,見到佛陀本人,據描述,祂不是一般雕像中的姿態,沒在打坐,只隨便坐,左手扶地。當時,石教授便以其「心 靈學方法」令眾人皆得見。石教授這種將易被懷疑為主觀幻想的心靈經驗「客觀化」甚至「物質化」的能力,已經多番接受實驗室驗證:先讓某人想定一件事,例如某圖形或某數字,寫下來以為證據----但不要給任何人看到 。然後,在阿張蘭石、台大李嗣涔校長等科學家與研究生的各種儀器檢視、共睹下,將此人所想的事情「具象化」──有時是短時間地顯現在水晶、玻璃上,有時甚至是永久性地顯現在紙上或骰子的排列上。

石朝霖教授告訴阿張蘭石,他每當在郊區、山林、寺院中,常於全息場中見到達摩,為何知是達摩?因為:

1.平生不迷於妄念,自知非主觀想像;2. 達摩的生命信息自然地在全息中全體湧現,一見便能知道他苦修的九年的狀況,褲帶因為沒吃而變鬆,會掉下來,而須用手拉住,繫以粗繩,故腰上生蛇紋、水泡,九年中的第三年,泡泡發膿,又須穿,故忍。這些全息場中瞬間得到的歷史故事,未曾見於目前可找的史料中,故石教授曾到各地(包括印度一博物館)找到零星資料能呼應那些被洞見的知識。

教授的胞弟第一位是上海氣功學會講師、副教授;第二位是國台辦退休。生父在汪精衛時代是上海市衛生院院長。

石教授出生於望族,家世頗具傳奇性。外祖父是緬甸大使楊松(辜振甫之父的朋友);父親從台灣到中國擔任上海警察醫院院長。石教授自小博學強記;更難得的是,在其灑脫智慧下,淑世的悲懷,使他恭身刻苦追求奧理,終身好學精進。 石師母亦是名門世家,聰巧明智,是一家對日貿易的公司的董事長。 石教授曾在豐原擔任高中教師,並在此時期結識師母,師母是石教授當時的學生,在當時的社會,「師生戀」是必然引起軒然大波的,而當事人也往往受盡障難,後果悽慘。但石教授以其真摯與智慧,不但沒有惡因緣,更圓滿地以超心理學方法轉化環境,而締結 善緣。

在豐原擔任高中教師時期,石教授已經因天賦異稟而聞名。阿張蘭石聽他談起曾擔任副導演拍過電影,也親身擔任過男配角,談起曾在某電視轉播的大會中與名主持人侯麗芳共同主持,種種趣事;也曾出版一系列心靈學教學錄影帶。曾代表國家帶領童子軍參加世界性的活動,而後,高玉樹等先生盼石教授得能為國爭光,繼續深造,便資助他留學世界各國。於是石教授展開幾乎史所未有的世界遊學:

 


阿張蘭石代石朝霖教授回覆讀者的信

您好:

由於石教授平常不使用電腦網路,
所以我代為轉達此信,並由他授意回答:

開發潛能的方式,自古以來流傳在宗教禪學之中,
但雜亂於重重的宗教迷霧中,
我們每個人要去設法洞悉宗教「修持」中自淨心性、精神統一的修行原理,
才能契入自在的本能(佛性)之中。

例如想像力的訓練,是念力(PK)開發的基礎,
每個人都有潛質,
不應該假諸外求,
沒有人能幫你得到自己的本能,
只有自己的覺醒,能使自己充分自我實現,
尋回本來性靈。

(以下是我個人補充石教授從前說的)

除了直接「去用」這屬於單刀直入的「頓教」心法之外,
練氣功是一種「漸教」的方法,
(但石教授常說,他「不懂氣功」。

因為時下所謂「氣功師」往往一昧追求氣功上的境界,
而疏於性靈的美善涵養,甚至假靈修之名而圖利,
故令人不願混為一談、雞兔同籠。)

此外,教授相當強調「真正的宗教情操」───不是對宗教的偏執、專意,
而是對古今以來的崇高性靈、偉大靈魂(所謂神佛),有一份真正的感情,
這感情不應該是造作的、畢恭畢敬的,而是自然的,灑脫的,一致的───
──認同神佛,而完全把自己視為神佛的家人、同類,從此不再當自己是凡夫俗子,相信自己有崇高的理想、度眾生的悲願與度眾生的能力(就是神通),
那麼,必然會有神通,因為神通本來就是人人本有的,「只因妄想執著,故不能證得。」

生活要再灑脫些,自然些,依靠直覺而不依靠邏輯,即使再疲倦,也是依靠光明而不依靠睡眠。
這是我所知道的石教授心法的「全部的上篇」,

而「下篇」是什麼呢?────

當你體會到上篇,答案已經在了。

張蘭石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Donna Ho [mailto:donna_ho@hkem.com]
> Sent: Wednesday, June 13, 2001 10:55 PM
> To:

> Subject: 致石教授
>
> 致石教授:
>
> 本人對超心理學有一些問題,是有關如何開發的問題。
>
> 本人對念力特別有興趣,想問要怎樣才可開發自己潛在的能力呢?
> 如果不是太麻煩的話,請稍作詳細說明。
>
> 敬啟
> 彤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HKISS.COM
> Hong Kong Internet Storage Service
> Build your own website at http://www.hkiss.com
>
>
> HKEM.COM
> Sent by Hong Kong E-Mail at http://www.hkem.com
> It's free. It's easy. Sign up your account Now!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嫌犯不招供,「超心理學」伺候!

報導/鄧至傑,原載《時報周刊》1103 期 (1999/4/18 - 24)

超心理學專家石朝霖:
要讓嫌犯招供,最少也有二十種方式,
如讓嫌犯坐斷椅、用左手寫字、製造音效......

附屬短文:[ 超能力,尋到失蹤兒童 ]   [ 治安惡化,肇因太陽黑子 ]  [ 超心理學,玄奧又熱門 ]

二百名保安警察菁英已開始接受超心理學辦案技巧課程。(陳愷巨攝)  昏暗的偵訊室裡,一個帶著手銬的嫌犯正在接受訊問,
  他隔著一張桌子與警方對峙,臉上的表情顯得極為傲慢與目空一切,對於所有的盤查,他的答案一律是「沒有」、「不知道」「不是」,氣得負責偵辦他的警官掄起拳頭,差一點就想往他的腦袋瓜敲下去,可是一想到可能會被嫌犯反咬一口,說他涉嫌刑求,這名警官雖然又急又氣,但也只好沒轍暫時停止偵訊。

手法不同!石朝霖以超心理學方式協助警方破獲不少案件(陳愷巨攝)
石朝霖指出,現在的犯罪已非過去傳統式的蓄意,大都是臨時起意居多,且具有傳染性…
   冷靜了一個鐘頭後,這名警官想起了他的好朋友曾經教過他一個方式。於是他抱著試試無妨的心情再度回到了偵訊室,首先他將偵訊室裡的燈光全部打開,然後打開嫌犯的手銬。並要嫌犯離開桌子,警官找人搬來一張沒有椅背的板凳,他要求嫌犯背對著桌角而坐,然後他自己也搬來了一張椅子,同時與嫌犯面對面而坐。警官時而閒話家常,時而有些不滿地作勢前傾,就見嫌犯自然反應地往後退,但下意識裡總覺得背後有一尖銳物品,這時開始顯得焦慮不安,沒有多久,這名嫌犯就一五一十的全部招供了。
  這不是在變魔術,也不是在下迷藥,更與「作法」無關,這名警官運用的正是超心理學方法的辦案技巧。而指導這名警官的朋友,是在警界頗有盛名的超心理學客座教授石朝霖。
  「目前世界各國都在為治安的惡化傷腦筋。根據美國 ASPR 學會的一份調查報告,1960 年至 70 年代之犯罪手法和 1980 年至 1990 年代之犯罪手法大不相同,80 年至 90 年代手段之冷酷、殘忍、泯滅人性,事態已嚴重到無法以傳統的犯罪心理學來研判。」石朝霖指出,由於時代的變遷與大自然界太陽黑子活動的關係,現在的犯罪已非過去傳統式的蓄意,大都是臨時起意居多,且具有傳染性。尤其台灣正處於道德模糊期,犯罪心態已非屬於傳統的犯罪心理學層次,而是超心理學層次,因此破案也要用超心理學的理念去了解犯罪者。
  那麼犯罪心理學究竟與犯罪超心理學有什麼不同呢?石胡霖舉陳進興集團綁票白曉燕案子為例說,林春生首先斃命後,一般警方甚至輿論都認為,當時逃亡的陳進興與高天民兩人,一定是陳進興先落網,理由都是:陳進興比較招搖,且為了嫖妓、強姦民女而常拋頭露面,反之高天民露面機會少;這就是從傳統的犯罪心理學研判。而在當時,石朝霖就曾經篤定告訴本刊編輯,陳進興不按牌理出牌的犯罪模式,正是目前全球犯罪形態走向犯罪超心理學的最佳樣板教材。由於警方想當然耳的布線方式,正好提供給陳進興反其道的躲藏空間。陳進興最後劫持南非武官一家人的舉動,不但令人想都想不到,更證實了以傳統犯罪心理學角度出發的辦案方式,已不足以應付現代的罪犯。

刑求落伍!
石朝霖說,既合乎人權要求,又能讓嫌犯坦白招供的辦案技巧,是時勢之所趨
  石朝霖協助過不少國內外警方破獲過多起著名的案件。由於他的犯罪超心理學辦案方式屢試不爽,因此引起警政高階單位的重視。於 3 月 30 日開始召開的省訓團研習會,全國保安警察特別調集了兩百名警察菁英,分四個梯次參加了石朝霖主講的「從超心理學方法談辦案技巧」。
  根據這套超心理學辦案技巧,石朝霖說,要讓嫌犯心甘情願招供,最少也有 20 種方式,美國 CIA 等情治單位,在世界人權組織保障人權的強大壓力之下,過去各種刑求如今都已被超心理學技巧所取代。這種既合乎人權要求,又能讓嫌犯坦白招供的辦案技巧,也是時勢之所趨。以下特舉九種方式為例:
 一、背尖
  即是讓嫌犯背對著桌角而坐,如果在桌角再置放如原子筆或尖形物品效果更佳。這種偵訓方式必須改變以往嫌犯坐在桌子後面的習慣,而改由與偵訊人員面對面而坐。此舉主要在拿掉以往以桌子為屏障的心理護衛作用。讓嫌犯在空無一物的情況下,再加上芒刺在背的下意識恐懼下解除心防。
 二、變調
  俗稱的扮演黑白臉。偵訊人員一扮黑臉,一扮白臉,而且分在不同的偵訊室裡;扮白臉者則以與嫌犯站在同一邊的關懷態度,來激發其內心感性的一面。
 三、隔牆
  在拘押嫌犯的隔壁房間裡,故意安排人員透露案情,此舉作用在干擾嫌犯意志、增加疑慮。
 四、仿音
  故意製造類似颱風、閃電打雷、下大雨或各種能影響嫌犯心情與情緒的聲音效果。由於人的情緒很容易受外在自然環境,譬如氣候變化的影響。在內心產生了變化後,通常會出現意想不到的效果。
 五、時空效果
  類似古代包拯假扮閻羅王製造恐怖陰森效果,事實上大部份嫌犯在幹下壞事之後。內心都恐懼被害人陰魂報仇,因此可製造不同時空的幻覺效果,以瓦解其心防。
 六、刺耳
  在嫌犯的旁邊製造一些刺耳的音效,例如鋸子鋸東西等,此舉在讓嫌犯神經衰弱,薄其心志。
 七、斷椅
  讓嫌犯坐在搖搖欲墜的斷椅上,由於下意識感受到隨時有跌倒的危機,此時心靈脆弱且分心,抗拒的能力頓減。
 八、用左手寫字
  一般人習慣使用右手,突然以左手寫字而且還需直寫(不能橫寫),這種腦波指揮手的習慣動作一旦改變,會讓人的腦波產生微妙變化,因此身心剎那混亂、心神不寧。據了解美國 CIA 使用此種辦法甚多。
 九、嗅覺
  在拘押嫌犯的屋內散放各種香味。在滿室芬芳的屋子內,因嗅覺神經的作用亦會影響到腦波,而使人易產生感性的思緒,以破解其理性的抗拒。
  而上述這些方式可以同時運用,在融會貫通之後,依據超心理學學術理論,通常部會奏效。

超能力,尋到失蹤兒童
美、蘇、日本懸而不破的刑案,也多求助有超能力的民間研究者...
超心理學不僅運用在偵訊口供方面有顯著的驚人效果,事實上在美國及蘇聯、日本的治安史上,亦曾經有過警方因懸而不破的刑事案件,求助於具有超能力的民間研究者。
 1968 年美國某鎮發生少年 Kages 溺死事件,實際上該少年是他殺,被兇手以偽裝移屍手法棄屍在湖底,這件案子後來在無法破案的情況下,警方請出著名的超能力研究者 Dolo se Alenson,以超心理學方法協助警方而終於冤情大白。
 1994 年 5 月,蘇聯警方更是請著名超心理學學者 Juna Dabedash Bele 小姐出馬協助尋找失蹤兒童,該學者因此還獲得蘇聯元首葉爾欽授勳。

‧‧‧‧‧‧‧‧‧‧

治安惡化,肇因太陽黑子?
台灣整個磁場破壞嚴重,造成犯罪手法丕變...
 根據石朝霖的研究報告指出,世界上近年來治安惡化、動亂頻繁,主要是受到太陽黑子(太陽表面上產生低溫的磁場)活動頻繁的影響。
 而科學家研究結果顯示,太陽黑子因周期性(每十年)的變化效應,不僅對自然環境產生氣候變化的異常現象,它同時對人類也會產生情緒性的干擾。
 而為什麼台灣地區會特別的嚴重?主要原因是台灣整個磁場都破壞得相當嚴重,讓太陽黑子很容易侵入,造成的結果就是犯罪形態與行為手法的丕變,而且還深具傳染性。

超心理學,玄奧又熱門
前蘇聯曾用在軍事、政治方面,甚至控制其他國家領袖……

石朝霖表示,超心理學自 1882 年在英國倫敦成立「心靈研究會」(簡稱 SPR) 以來,迄今已超過 100年以上的歷史,當時首任會長為劍橋大學哲學家 Henry Sidwich,參加的會員均為英、美、法、德各國著名學者。1884 年紐約分會成立,數年後改稱「美國心靈研究會」(ASPR),1934 年美國杜克大學設立超心理學系,並首先成立研究所。其他大學如西佛羅里達大學心理學系則設有「心靈研究碩士及博士班」。
 「所謂超心理學主要是以生物學、生理學、物理學及心理學等四種學術理論為基礎,去探討超自然現象的真相。它是一門自然科學,也是一門人體科學,在歐美各國及鄰近國家日本都是極為熱門的大學課程。」石朝霖進一步指出,自從著名神探可倫坡善用超心理學方法及技巧辦案而揚名世界後,除了警察人員、情治單位接受這一方面的專精訓練之外,在民間,凡是具備超心理學背景的人,都在警民合作的前提下,主動提供辦案的線索,或以智慧、行動加入打擊犯罪的行列。
 而在前蘇聯,除將此運用在治安方面外,還分別在軍事、政治方面,用來控制其他國家領袖。根據美國CIA精神控制實驗單位的報告資料指出,1972 年美國總統尼克森出席與俄國簽署「美俄外太空協定」的會議時,受到蘇聯當局的某一項具有控制作用的感應影響,突然在大廳中暈頭轉向而失態。1979 年 6 月,美國總統卡特在維也納開會,在第二次戰略武器控制談判後,返回飯店,也發生突然把隨行人員一一開除等反常情形。美國 CIA 總部則設有超心理學研究特勤小組,專門研究審問間諜及洗腦的技巧。

 

第一條項鍊

作者:三毛
資料轉自民國76年2月號396(第六卷第6期)《皇冠》

在我出國的時候,母親給過我一條細細的金鏈子,下面掛了一個小小的“福”字,算做保護和祝福女兒的紀念品。
我個人喜歡比較粗獷的飾物,對於那條細鏈子,只是因為情感的因素將它當心的包扎起來,平日是不掛的。所以它成了母愛的代名詞,不算我自己所要的項鏈。

27.jpg (34080 個位元組)照片中這一串經常被我所掛的首飾,是結婚當天,被一個沙漠婦人送到家里來賣給我的。這個故事曾經刊在《俏》雜誌上,在此不再重複。想再說一遍的是:首飾送來時只有中間那一塊銀子,其他的部份,是先生用腳踏車的零件為我裝飾的。至於那兩顆琉璃珠子是沙漠小店中去配來的。

我將這條項鏈當成了生命中的一部份,尤其在先生過世之後,幾乎每天掛著它。這個故事因而有了續篇。

在一個深夜里,大約十一點鐘吧,胡茵夢跑來找我,說有一個通靈的異人──石朝霖教授,正在一位朋友的家裡談些超心理的話語,叫我一起去。因為石教授住在台中,來一次台北並不簡單,要見到他很難的。

當茵茵和我趕去那位朋友家時,那個客廳已經擠滿了大批的人群,我們只有擠在一角,就在地板上坐了下來。當然,在那種場合,根本談不上介紹了,因為人太多。

石教授所講的不是怪力亂神的話語。他在講“宇宙和磁場”。等到石教授講完了話之後,在座的朋友紛紛將自己身上佩戴的古玉或新玉傳了上去,請石教授看看那件東西掛了對身心有什麼作用,因為涉及到磁場問題。

有些人的配件遞上去,石教授極謙虛的摸了一摸,很平淡的講:“很純淨,可以掛。”有些陪葬的古玉被石教授摸過,他也是輕描淡寫的說:“不要再掛了。”並不是很誇張的語氣。

當時,我坐在很遠的地板上,我解下了身上這條項鏈,請人傳上去給石教授。當他拿到這塊銀牌子時,沒有立即說話,又將反面也看了一下,說:“很古老的東西了。”我想,不過兩百年吧,不算老。比起家中那個公元前十四世紀的腓尼基人寶瓶,它實在算不上老。我等著石教授再說什麼,他拿著那條項鏈的神色,突然有著一種極微妙的變化,好似有一絲悲憫由他心中掠過,而我,很直接的看進了他那善良的心去,這只是一剎那的事情而已。大家都在等石教授講話,他說:“這條項鏈不好說。”我講:“石教授,請你明講,沒有關係的。”

他沉吟了一會兒,才對我講:“你是個天生通靈的人,就像個強力天線一樣,身體情形太單薄,還是不要弄那些事情了。”當時,石教授絕對不認識我的,在場數十個人,他就挑我出來講。我拚命點頭,說絕對不會刻意去通靈。那這才講了項鏈。石教授說:“這串項鏈裡面,鎖進了太多的眼淚,裡面凝聚著一個愛情故事,對不對?”

我重重一點頭,就將身子趴到膝蓋上去。

散會的時候,石教授問茵茵:“你的朋友是誰?”茵茵說:“是三毛呀!那個寫故事的人嘛!”石教授表明他以前沒有聽過我。

那條被他說中了的項鏈,被我擱下了兩三年,在倒吞眼淚的那幾年里,就沒有再去看它。

這一年,又開始戴了。我想,因為心情不再相同,這條項鏈的磁場必然會改變,因我正在開開心心的愛著它,帶著往日快樂的回憶好好的活下去。

 

橄欖樹    /三毛

不要問我從哪里來   我的故鄉在遠方
為什麼流浪    流浪遠方    流浪

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   為了山間輕流的小溪
為了寬闊的草原     流浪遠方     流浪

還有 還有     為了夢中的橄欖樹   橄欖樹
不要問我從哪里來    我的故鄉在遠方

為什麼流浪    為了
我    夢   中   的          橄欖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