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層網頁: [ 421無名詩經1:潮 ] 422無名詩經2:山地的歌 ] 423無名詩經2附錄 ] 424無名詩經3:我們會見 ] 425無名詩經4:學運傳單 ] 427無名詩經5:台語詩 ] 428無名詩經6:漁村走過 ] 429無名詩經7:一起湧動 ]
421無名詩經1:潮

回上層網頁 ] Next ]

Last Modified:2009/07/31










阿張蘭石, 1994:《自由之愛--無名詩人革命詩集》卷二<無名詩經>(以下七篇之)“潮”,台大心靈悲智學社 ;《台大青年》,台大校刊,1986.10。
 

-----十月,詩寄Comrade奎澤石頭
             ~為學運而寫

 

「潮水瀠瀠兮而遠。」
       ………斐濟詩人

潮水瀠瀠 就要到達彼岸 雖不能知終極
蛇虺魍魎。看這波濤 撫民悲苦他的歌聲瀝瀝
據說十年才到一次 而我路過 水漈莊嚴如此
「是的我們就要湧動 向彼岸 既使彼岸蛇虺魍魎」你
在此── 看潮  據說十年它來了

如寒冽大地上 奔載火苗
的群馬 薄暮高岸的大氣中牠們蒙罪的胸膛
鼓動如風爐…   彷若演出一場昨日筆記…
 大浪演出了最後一幕
「他的下身已湃散……
 他要求戰火再燃……」


「為成就他─再度嚴懲他吧」十月的新聞
正越過防風林  (「既不能見 請繼續聆聽!」你
 彷若隔場夢說。) 防風林內外
碩鼠與風潮唧唧 交換颱風或者學運的話題:

─示威的浪,群眾埋進沙裏;自由是浪花、懲戒是矮化
冷漠的風開除幾冊偏激的欖葉 歷史是觀眾
颯颯地擊節
林外仍可聆聽昨日的行伍……潮的聲音
潮去無痕你以詩篇見證,和著潮聲悲歌─
─少年唉那遭咒的白帆已四揚,十月,曲音彷彿……
「…昨日之怒潮水瀠瀠兮而還
 勝利的手勢在人潮中啟航…」是彼革命家篇章──
在風濤沛然的預言裏嘎然中斷
灘上螺殼面朝大海,使繁星絮
絮…這土地的殘耳任船歌沖據。
這良善的海面,時間即是戰場
戰死者只帶遺骨回來 他面朝智慧探索脈搏必擴大……
我不知道你名字 你我噙著那淚 海濤已退……
「呃大海這問題你不必回答─真義確存在
 勝利的回答將由他預言的時代獻納給他。」


潮水瀠瀠…而更遠的巨濤下,巨鯨呵詩人在巨浪下潛行
我與它神交 因而惋惜它不知道─
來此途中叉道之東暈光一閃─是一望無際的水仙花……
多年之後,或許我能如wordsworth 蒙賜那智慧…
但憤怒之愛 我的深疾啊 我或已不能感恩收受…


──寫於發起「自由之愛」時期(大新事件)─詩人的第一首詩…
              1986.10月[錄自校刊《台大青年》]


傳單----淌蕩伸向前的臂膀
  ……獻給眼前的勇者奎澤

人民的病容耗盡詩人悲鳴的紙筆
鼓舞著人們把信仰塞向朋友手中

[台大李文忠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