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層網頁: 421無名詩經1:潮 ] 422無名詩經2:山地的歌 ] 423無名詩經2附錄 ] 424無名詩經3:我們會見 ] 425無名詩經4:學運傳單 ] 427無名詩經5:台語詩 ] [ 428無名詩經6:漁村走過 ] 429無名詩經7:一起湧動 ]
428無名詩經6:漁村走過

Back ] 回上層網頁 ] Next ]

Last Modified:2009/07/31










阿張蘭石, 1994:《自由之愛--無名詩人革命詩集》卷二<無名詩經. 漁村走過>,台大心靈悲智學社;《台大研協》,台灣大學:台大研究生協會

漁 村 ‧ 走 過

  黨外編聯會人士發動近百人到台電大樓前,舉行抗議核電政策專制暴力、 罔顧人權、凌虐台灣生態的演講活動。在已戒嚴四十年的荒蕪即使飽食台灣,冷 酷的社運街頭,青年詩人們怎不撼慟於詩足的行腳…

0.我將說的

挖土機正在向下建築文明──
上帝在這裡投下一顆骰子──
我看見那精靈笑著橫過街道
在核能電廠的門上刻了象徵禁果的記號…

(『別讓科技規畫的天堂放逐了人間!』)

所有我將說的早就在朋友你眼中
是的,請不要忘記不要
那一切催促著我們不斷行走
那年的漁村一個記者我是

1.抗議的傳單

「抗議設廠!……
     ……抗議!…」
汗溼的傳單已飄落地上
     ──抗議─到底。
土地的病容耗盡子民悲鳴的紙筆
鼓舞著人們把信仰塞向朋友手中

(那晚,我們住在漁村)
此時漁村把步伐就藏在我們的腳下─
靜立之後 我們便須踏出人民的路向
那核廠的電若能點亮心中的黑暗
美化核能的海報必須能包裹魚屍

秘雕魚魚屍事件︰金山核二廠附近海域,發現許多畸形變態魚,魚背嚴重歪曲,
魚眼外凸,在這因蘇聯多起核電大災難而也罩上不安的台灣,大家都知道發生了
什麼…鄉民深深的恐懼正在覺醒,國民黨政權當局卻仍聲稱未見有畸形魚類……
秘雕魚當天繼續變態中……

2.走近這帶漁村

「年頭要是好,少年人就不會離開
 是喔去年魚群就沒來…
 政府政府說在那裡蓋了電廠好哩
 說下一代會有卡好的大地─ 」

鷗鳥飛遠了。留下她與帆
海港!海港是時代的帆船
當漁歌中譜出的桃源幻滅時
我寫詩…在另一夜,我撕毀、重寫,再撕毀…

「漁郎帶走了阿母的心情
 到平靜的海上和狂號的海上…」
回憶是村人們一個愛感傷的常客
他領著我在全漁村的角落醒著…

(「幾年前,我們這裡有
 一種紅魚。」那曬著魚乾的漁漢子
 「紅魚來時,海水都紅了。」
 他囑咐妻子,風雨一來就得收拾…)


漁獲銳減了,蕩蕩飄飄魚肆的風
前年小廟拆掉了,依然有人來祈禱
神明神明你擦亮眼 從此不須木造
別任風雨從大海…恐懼從心上襲來

魚肆是擴廠預地─父業在變調的叫賣聲裡
祖墳錯落在山上 石碑難道全沒對向天堂
風雨呀港笛請你們停止淅瀝
這一帶漁村將訣別她的子女

───────────────

{雨中附錄的詩句}:打不斷腰桿的勇敢漁人
    被專制政權打歪了脊椎 的秘雕魚
    仍走上了街頭要繼續喊抗議
    冷清的街頭 詩人哪懦弱的記者 快停止哭泣
    呼籲菜市場滿滿採購的民眾別吃秘雕核子魚

───────────────

3.破網和漁村的男人

「漁人原是陸上的海浪
 打拼的心勇敢追隨大海的節拍…」

海呀海呀是那永誓不移的歌
但昔日那黝黑的歌唱人呢﹖這港邊
文明來過﹗他的蔭影是敗壞眼神是迷惘
  這裡,我看到每一處的破網

污濁的水上,天空正藍得有些嘲諷
「經濟建設」使漁村變得有點陌生
天暗了﹗漁人和鷗鳥都還沒回家
找著方向…在自己的家園中成為浪人…

「或許明年就到都市去發展…」
小蔡是我初識的漁人
說著漁村如何沒望…說核電廠如何可怕如何
曾被歡迎…說海邊已經很少海鳥了


羽翅滿天 夜夜他夢見。
小小漁船緊緊把著大海的脈搏。
貧窮的海上他網撈起「憾」的手勢…
那網並不懂得哭…說它也曾捕獲海洋

破網已經不記得它的第一個傷口…
一個傷口是一個長篇故事被遺忘
而破裂的網是被人撕的
在核害的水域 我便目睹一切

破網是捨不得漁港的
漁獲少了,婦人們不再縫補
破網是網不住漁港了
回憶和商人的書卡將收攬起它

婦人的丈夫啊踏在兩條船上…
孩子仰望的天空一朵雲正徘徊──

今日的漁村是補釘織造的網
一面破網在潮流衝擊中張開──

4.大地發聲──紀念4.22;4.23兩天的遊行靜坐

反核的民運多年來飽歷流血、醜化、受刑的宿命,白色恐怖下他們家人的
苦隱沒於粉飾太平的媒体。解嚴後在這裏真真實實的白色恐怖依然!淳樸的漁村
忽然罩上核害─國家機器的暴力陰霾,為此死亡、受刑、受恐嚇迫害者至今超過
百人,見證者更超過百人,但在冷酷的政權媒体與奴化的無視中,整件『全人民
的求救』成為少數暴民的子虛烏有…
社運人士在各核電廠當地發起反核環保的人權抗爭運動,
日數十位貢寮鄉漁民來到台北,與學運青年、教授遊行至台電大樓前靜坐一夜。



是如何美好的家園,才能使人們勇敢

不惜背對家園方向─從此走在家園前方

…而來到這麼遠的,別人的土地……

台北,台電大大樓前…



所有的報紙今天一致感冒

這一日勝利的手勢在人潮底啟航



看!他們先走出來了!走出自你我心底

這一日別再把門關上!看看他們!

天堂與地獄之間 隔了多遠?! 

兩支陌生的手臂伸出可以連接



在排排高樓華廈中間

人們放踵前進的理想 顯得矮小…

此刻群眾在形成、在長大…像路中那小花

由於太沉重的目光而微微傾斜



(但真正的詩當敘述出來你已超越了它

 真正的反抗當實踐出來你已成熟過此

 ----他們心中沒有目的地

 他們心中只有家園與愛─)



百姓的腳步 就停在這裡囉…台電大樓前!

抗議天不亮!隊伍要靜坐在黑暗的這頭

在他們加入朝陽的行列之前

讓不打折的嘶吼護衛挺直的軀幹



(此刻群眾在長大…像路中那花
 花不畏懼凋萎的威脅,而找到了果實。
 拒馬是恐嚇的緊握的拳,在一列鋼網上排列凝望
 此刻朝陽請升起,請不偏不倚直升起,
 最盛大的遊行群眾已形成


 群眾的路向轉移了,逐漸
 轉到世界不敢欺凌的
 他們自己裏面去
 群眾的表情誕生了,產生悲情,而變成…)



是怎樣的家園,能教人們勇敢

是怎樣的痛苦,才教人們不遺忘

當凡聚在這的,都朝向各自回程的方向

漫長的辯證路 才真正攜手出發了



如果讓人類繼續望回頭

誰能讓視線到達自己!

看那被世界遺忘的穢水的流向

或許就隱藏了人類前途的秘密

5.起錨再航─結束漁村之行

(漁郎載著漁村的心情
 到了等待的海上—方向消失的海上…

 快快昇高快快婉拒海水的擁抱
 ─看!黎明 正驕傲地扯帆! )

 在人們已投下最後一瞥的海港
 我回首,悲欣如斯地禱告:…
 …那些不能入詩的,就讓它
 入夢吧……

6.漁村漁村去為魚汛歌唱

漁村漁村妳或許是我們明日的夢土
從那水畔曾經也能望見天堂
代代的仰望累積多少年來累積
(多少年來累積都市的泥也累積…)

今年的台北,我們縫補了悽惘
當年老的冷風又走動,我曾走入個夢裡…
輕輕問聲:「嗨這一帶 可有何悲哀?」──
「在立春前阿婆的孩子就已去討海!」

漁船一出港—阿婆就住在海上…
日出啦阿婆!氣象報告著平安
不必再憂泣不必修補那破網與回憶!
走下山坡祖先的墳地去看漁船進港!

雄心激奮是你的表情喲漁郎
去忙!去靠岸!去聞陸地的馨香!
浪花是海的舌頭
可以為魚汛歌唱

7.那籠鳥的家


海鷗般藍的籠鳥孤獨呆在籠裡
陪她逛過公園,我再度停下看牠
流行樂攀上了高樓,取笑著這音痴
籠鳥彷彿專心聽著無調的風聲

那鳥曾走過東岸的漁村真的
真的彷彿聽著船歌嘴也大大張著

那種歌聲古早 古早開始於東岸…
人們唱到魚汛來臨人們從此拒絕憂心

輕輕哼出被風聲隱瞞的曲子
輕輕輕輕她陪我尋找聲音的蹤影
浮萍呀海鳥烏雲呀長夜
土地呀天空細雨呀恆星
南風正吹著試煉文明的漁村
南風也催著海與城市的黎明


(把迎接日光的門打開
 讓心中一座城市走出來)
我從東岸的漁港回家帶回紙筆
沒有帶回計畫製作的報導
出發前誰在心中築就我懷念的家
我在東岸的漁港遺失兩份憂傷

後記:台灣漁村,在資本剝削的惡化文明中,人口流向都市,逐漸沒落。
近年更 因各種污染導致近海生態嚴重破壞,面臨破產。請關懷…
在媒體零星的報導下,所有的現象說明著這是文明與你我切身的矛盾…
─────────────────────────────────

自由之愛革命之歌(和平靜坐運動間的歌唱)

    是怎樣的理想, 
   能使人們勇敢
   不惜背對家園方向─ 
   從此走在家園前方

   如果孩子們繼續抬頭望
   如果孩子們繼續抬頭望
   我會讓他到達天堂
   ──這是無名詩人無名詩人說的!

詞曲作於Ω22前  
"Deep in my heart , Deep in my heart ......"

(書籤)

都市的血壓就在核電廠裏
獨裁的「專家」面前歷史像小孩。哭泣
要多少死人才能學會向世界反抗!?

[ 類似 民絕食靜坐活動紙札 輯於城市論]

【《台大研訊》本期全文照相檔:第1版a面第1版b面
    第2版a面第2版b面第3版a面第3版b面第4版a面第4版b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