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層網頁: 400自由之愛革命詩集序 ] 410少年古史 ] 420無名詩經目錄 ] 431無署名的詩們(1/3) ] [ 432無署名的詩們(2/3) ] 433無署名的詩們(3/3) ] 440屜底剪報 ] 450廢紙詩誌 ] 460紙書殘編 ] 470死後詩 ] 480詩刊與專輯 ]
432無署名的詩們(2/3)

Back ] 回上層網頁 ] Next ]

Last Modified:2009/07/31










阿張蘭石, 1994:《自由之愛--無名詩人革命詩集》卷三<無署名的詩們>,台大心靈悲智學社。

城市論1

      Ω20年小隊噴漆版日記
挖土機正向下建築文明

它的噪音雕塑人類耳朵新輪廓


萬丈高樓空洞的眼神中起


都市正精確地向宇宙眨眼

? ? ? ?

天啊失誤的人造衛星隕落了!看見了的人類(政治家)還在趕緊許願





我們的城市
和成長率電腦競爭
和天國競爭
…………
人類於是才有罪
? ? ? ?

  (進化)
人們是現代的蝸牛背負城市
這裏的河都腐靡學壞
且奔向浪蕩的港口

像吸著乳頭的嬰孩尋找不到媽媽──
    唯歷罪涉苦的詩人在死前找到了那救贖一切的微笑?
 11.28
情侶在各自的燭火中擁有對方
多星的夜,今夜心死

   《再一吻之後…?》
  二秒之後王子變成太監
   
 
   

有音樂移民自夢的世界?
躲在處處圍牆的現實街頭
       (我聽到了!它們是要尋找你,去當它們的國王!)
那地下道行乞的浪人
能体會人們汲汲生活的感受

────文明像一隻狼
我是他惱悔苦痛的罪惡靈魂


忙碌的馬路人類
忘了他們全都是愛情的子裔

我呃──一株路旁的櫸樹
撿到了一顆丟棄的紅心

開始喲進化憂鬱的罪

詩人站在
合成金屬的文明的大門口
找不到自己扣門的手


   

一再跳票的諾言 不忘說深愛國家愛一個名詞可以很激情
而我的國家已空空?
由鋸聲唧唧鋸斷一條街

半身不遂的台灣 一再中風的文明  (教育...政府..)
都市的血壓就在核電廠裏。
   
獨裁的「專家」面前,
五千年歷史裏所有的小孩一起哭泣
要多少死人才能學會向世界反抗!?
         [民絕食靜坐活動紙札]
██社運青年們的歌無署名的詩們第頁██

城市論2

〈○〉神賜福予你
與神同住在羅斯福路五段!
肯賺錢的人有福了

在高樓高樓高高的某處
深深的錢包裏
起縐的春光 張張揀起對摺
〈一〉李太白
如果老人昨日的艱苦記憶還在
夢之底該萌芽無淚的秋天

…………
兩個老人和他們的狗
與回憶
加起來是幾個人?
〈二〉「死的悲觀」(固陋的屍體的夢)
 我們這一世紀的人其實只活在
 上一輩子?
(我們)感到存在其實是生命死後的夢
〈三〉舞廳是地下天堂
都市的下層若有璀燦的星光
失去天空的少年該慶生反向的生命
〈四〉勞工們的親親
家園上空的十字星如果還在
半日磨人的勞動能化作親親一閃
〈五〉文明(在"可憐"的試卷上)
考試時間分鐘
分鐘建築起多少文明?
我是一個工學生
人們以我的淚水為榮……
    ──這張考卷我都不會
         塗鴨人──
〈六〉失題
天亮了
光到處說著老話
暗影也在說著……
說著  某個地方
親見的淚與不義。
   
可怕的白天──
人們在這裡輪守無可救藥的
病人        (sick)\\
這是文明的,永恒的台北
你在每一個人生的考場都忘不了它。
〈七〉可怕的黎明
黑夜繳了白卷。
飛鳥落下地面。
光明所以剌傷,
情侶孤獨的心房。
( 人們若物慾橫流,自由的愛與天地便垂死 )
這城市燈火鋪陳黑暗;
立法者「立」起法律漏洞……
〈八〉孤獨學園
驚悸的心
初戀的心
活潑的心
與「誰」跳著半生不熟的華爾滋舞步。

「誰」曾在妳書桌上三年苦讀。
「誰」在妳床上與你做愛。

最處處皆是的是「孤獨」。

商品文明是苛求貞潔的宗教~閹割××與革命、愛… 
修道院的院長
    是一張臉,
禁止張貼
    尋人的廣告。


考古學家只在一女體裏,找到這世代唯一的陽具。[大新社牆壁塗鴨]

    [ ”遊覽拾集” Ω20年月“四處塗鴨版日記”]

外省第二代

我曾走過一個陰鬱的黃昏
那徬徨孤獨的眼  看見兩個老人在路中交會
他們緩緩走去  老人啊已經佝僂擔負著
視野與記憶的重量。彼此的世界不能碰觸,
他們交換了姓名
他們的心。眼睛與淚水被猛力搖醒
這一切只是一瞬間罷了
當淚水與故事與我遠離  我自第三個方向走去

我在聽到童年眷村哭泣的薄暮
走進一個台灣史學家的森林
那裏,盛開著希望,盛開著
我的口,眼,肢,膚…我所看到的老人
(今)只是兩株睥視著我的枯櫸
這一切像一場夢
我在夢中長大      [Ω20廢紙書]
   揚棄血系與自視,不再有幻想的衝突,
   如自斷一肢足,而能從此行在這大地,
   成為…台灣人… 聽張炎憲台灣史演講後

詩人非一人,人民在寫土地覺醒的史詩──


無署名的詩紙們在行進…詩人本無名,當人民詩魂未有自己的名,詩人假托已獨
立者們的──斐濟並非詩人名字,原也是洋中專制的殖民島。中國夢不也是帝國主
義?無名的人民,覺醒而獨立!人民無名無尊嚴,福爾摩沙的莊嚴名字不曾署…
。
       詩歌是先民的獨立革命…


                  [零星書信留言紙札]

為地下道那位乞者而作

他的聲音不曾發自他的心弦, 啊
Formosa! 一個殘廢乞者跪倒地下道

  他的聲音與地下道的氣氛一起凝固……---
  在鐵盒旁放著──大概是
  他妻小的照片吧
  美麗的雲此刻仍

在行走 飄在台北天空──
而 Formosa! 你必須走出地下道才能看到!

"他曾是一名挺拔的教士呢!"
我聽見人們將同情投下鐵盒
那"同情"一響似仍未進他心弦------  啊 Formosa!





他是基督徒! 這也算是神給他的慈愛考驗嗎?!
這一場境遇裡我已與他同樣貧窮------
  我從他的眼中乞求答案

    他的心弦已斷。
    神(──那聖愛悅音)已不住在他的心中
                                   Ω20年月皺紙片日記

漂鳥之歌

在天空飛翔 我喜歡 有對堅實的翅膀
在天空飛翔 我喜歡 像鴿一般飛

長大後 我要啟航 日暮時 到我家鄉

在天空飛呼呼呼呼 在海中游啦啦啦啦
黑板前面吱吱呱呱  我的心叮叮噹

長大後 我要啟航 日暮時 到我家鄉

一塊錢在口袋多孤單… 投它進販賣機響叮噹
一條路兩頭都不喜歡 就選擇飛向上

長大後 我要啟航 日暮時 到我家鄉

傳說著聖山我喜歡 有一票鳥要飛往
去和他們飛翔我喜歡 在心中 在天涯

長大後 我要啟航 日暮時 到我家鄉

      ───七十七年初試作。

 

天堂不遠於此方

幾萬朵瓶花開始思戀窗外
孩童們開始為冷城點上色彩
郊區十五里,
絕望的蜜蜂在花園找到了節拍
詩者在海畔呼喚:
鄉人啊鄉人
飛鳥們都開始互愛了
不錯在某一朵花蕊就藏有天堂
我們相信
天堂已經走下和人間握手
天堂在嗎?我們向西奔去
天堂在嗎
我們飄向東方

大地呵快替人以最貞潔的綠感謝
天堂將它獨生的春天派到人間
'88.4.14塗鴨版日記

給萍水相逢的掌中劇團人

 
黃土地上我看到鄉土對峙文明
黃土地上有枯黃色蘆草群作了一世紀孤寂的夢
蘆草的夢不能隨慧星的國土而東
過路的星球沒有泥土沒有

風不幸地說這不幸的故事
告訴妳,幸褔的人
我全部的聽者啊妳是如此仁慈
請聽我的不幸請繼續傳說

('88.4.5掌中劇團留言簿留言)

欣悅見到掌中劇團能薪傳,公演。
喻你我在斯土不幸的命。
在今後革命文宣的道上詩要告
訴人們,我愛母土人民。這病痛
便使詩人不能遠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