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層網頁: 610詩後詩 ] 620花蓮文學獎作品 ] 630船師魚道 ] 640笑祖壇經 ] 650大自然說奧妙語 ] 660宿命散文 ] 670信息轉彎 ] [ 680心靈學傳奇 ] 690網上風塵 ]
680心靈學傳奇

Back ] 回上層網頁 ] Next ]

Last Modified:2009/07/31










681無名和尚說業感緣起

ㄨ祖壇經第二集結:

雨困客舍圍爐夜話

那崎族長說給孫子的神秘故事

 


第一部份─太平鄉失蹤山胞之謎

第0章:被監管的酗酒的真理 0_1:阿書正傳

當我在鄉公所發現了台灣光復時日軍留下來的公文資料,我才開始震撼地注意到 那崎──我的山胞朋友──告訴我的神秘故事的價值!

那些他足足講了半輩子…似乎還沒講完的一大堆鬼典故,據他說,是他那平鋪族 酋長爺爺「交代」給他的"傳族秘密",但我們這些聽過他"講古"的同事們,卻從 沒把那些「反社會思想」當一回事……畢竟,阿書‧那崎 只是我們鄉公所社會科 同事監管的一個酗酒遊民。

0_2:廢紙版的自傳

近百歲的老人, 只曾對小孫子說出那神奇莫辨真假的見聞, 而且只在孫女七歲時說過一次,那一年在病榻上, 大病奇蹟地復生之後老人又活過二十七年,卻不曾再向任何人提起── ──因為重生後的老道師竟成為瘋癲。

老道師的一生令人心生襦慕!

並未在文明中消失的屬世的漳濱道師傳統,自老道師以後,仙佛合宗, 仙人不再是人們以為的「冷酷無情的自了漢」而是似於藏密"即身成就"法門─
──以拙火(金剛大悲進化菩提心)為心髓; 以還虛合道為心用;以"大"以"道"為心印.....

我聽著爺爺老道師說著,老人八歲隨母出家,拜在密宗冥月阿闍梨門下, 二十歲時五年閉黑關,當時法國與英國策動西南邊疆不安, 清室名臣 某次參與冥月阿闍梨的法會,在這機會裡,懇求阿闍梨 借才,故老爺爺受師命曾隨清軍前往大陸西北, 那時他們的軍旅大勝,年輕時的老道師與幾位同行的同袍 卻曾陷入不熟的崑崙山脈無際的雪原中, 輾轉兩年才獨自回到漳濱。在他們遊歷神州的某一日, 曾神奇地去到了「一種地方」……

老爺爺的記憶裡,許多「不可思議」的真實故事, 雖言神通鬼神,卻平常自然,得如流水, 人物雖仙風道骨,氣氛雖解脫自在(嫌愛恨纏綿不足?),卻如朝露月光 ───常映慈陽悲光。

崑崙北地泥嶺南麓的雪峰中,一間龐然寺院,可想見當年曾鼎盛。 或許,正是某位今仍傳名的祖師的祖寺....卻是殘破,灰塵彌膝...... 就算偶有遊人至此,亦見殘破而敗興離去; 學者聞說此寺,大概也只是猜想一下、說說:『某某朝代後忽然就香火不繼了...』

誰知寺門牆縫直通隱蔽山谷,向陽谷中遍生奇大的樹果; 縫中秘密石室廣闊,竟藏數百人。
只有極少數宿慧的幸運者,發現這隱藏其中一千多年的道場,當下不再退轉, 也沒有人再見過他們回去…

千歲的祖師,隱密地傳修仙道.......


千歲的祖師告訴年輕的爺爺他不能留下來修習不死大道,而將在七十二歲時往生, 他的宗族人中,也沒有人能修習。雖然無人能傳下這靈性科學,將來他的孫兒卻自然將會 悟出不死之道。

老道師離開那「地方」的那天早晨,祖師死了,──至少直到七十二歲那年老道師相信 那夢中的「那地方」的祖師在他離開當天死了。直到他自己在七十二歲那年見到祖師………

老道師只有十一個孫女,沒有孫兒。 

第一章:神魔天空下

  1_1
現在這令我不斷想起就雞皮疙瘩的發現,就是關於阿書‧那崎 他所講過的「太平鄉失蹤山胞之謎」。
關於歷史記載的民國初年太平鄉抗日事件,大家都知道那一百多口人命──據說 屍首全串在一條繩子上,運到了×××的官署門口──是日軍幹的。但若根據莫 那的一百多則神話──若這些神話有任何一點點可能會是真的──則那是由北部 陽明山一帶南下的一群和尚幹的。


1_2

我們一直"當然地"以為那只是個鬼扯,直到,在檔案裡,我清楚地看到日軍的公 文資料,顯示這件事絕對不是「武力鎮暴」事件!──因為這一份公文是極密件 ,故絕對可信,而且…日軍也在調查同時間、同手法的另一件日軍連續失蹤案。

1_3 光復至今已經五十年,我想,除了我們這個窮鄉僻壤的太平鄉公所會那麼"爛"─ ─六七十年的公文檔案毫未經整理而堆存在地下室──已經沒有任何地方找得到 像本所所擁有的珍貴"古董"了!這些日軍撤退時沒帶走的東西,並不只是公文資 料,甚至包括當時這些資料的擁有者的日記、小說眉批……以及家書。

這窮鄉僻壤機關!也許我是第一個懂得日文的公務員,更是第一個能熱心(其實是 無聊,又不愛整天看報)去『整理舊檔』(其實是想看看有沒有刺激點的……聽說 日軍的在台活動很有創造性、很變態……)的人。

更誇張的是,我可能是第一個發現近代史教科書上有關「太平鄉抗日事件」全屬 虛構的人。 (台大歷史系的我一直引以為傲的知識體系──我曾如此依賴以致於 自認能對莫那神話"徹知其謬"的"知識",竟會有"百分之百錯誤"的可能,竟只是 國民黨那些只會看報紙的情治系統,當年道聽途說、隨便說說的。 無神論的仇日 主義者,裝厲害地解釋解釋一番……而竟成正史。)

而,真正糟糕的是,我可能,是,第一個七十年代台灣人,第一個開始相信── 每天都想起、都長雞皮疙瘩地"虔信"──我們其實是被隱瞞地活在神魔天空下的 『倖存者』。

1_4:『那崎所言』

今天,現代文明的唯物觀念,已經形成為一股"地球人共同意念──無知氣氛", 而保護著地球人類,因為這層"無知氣氛"使得地球生物圈心靈質──形成、運作 大地靈場的氣───分散而不集中,雖然犧牲了洞見防禦妖魅鬼物的本能,卻也 因此,使得自然界中各種真實存在的山精湖魄──佛法中稱為四生(→化生)── 便難以生殖、活動。
此外,都市人氣集中,也使得妖物的靈氣遭斥,難以附身─成形。百年以前,文 明還沒有像今天那麼發達,在鄉下人之間,常指證鑿鑿地描訴了狐仙、人狼、水 鬼、乾屍等侵犯人畜的事情。原因何在?便是因為鄉下人本能較強──心靈"質" (靈氣。也是形成夢境的質素。)較充足,但又缺乏教養修練,往往可以被妖魅汲 取為形成化生之所需。又因為鄉下人較迷信,對妖魅有一種恐懼,這種恐懼便是 一種肯定其存在的意念力量,於是,妖魅便會成功附身在某個有特定業報因緣的 鄉下人身上,並且吸收他和他家人…乃至利用他吸收任何人的精氣心靈質,而終 於有一天當妖氣夠強時,被附身的人身便會變形成為該妖魅的原形!
有時,在某一地區,當大地磁場、天象(星光磁場)配合時,這種「妖魅成形」的 事件就不只是一件兩件了。當一次同一地同一時有多"隻"妖魅利用上述「化生」 的程序而成形了,之後,他們之間甚至可以開始用胎生、卵生等其他更簡單的方 法繁殖。這種情況,就是祖宗文獻裡─我們總以為是誇張文學──所稱的『魔劫 瘟疫』!

第二章:倖存者
2_1:高僧

根據莫那‧那崎老酋長的敘述,他是平鋪族韁匕部落中唯一從「百年魔劫」中 戰勝、逃生的倖存者。

根據莫那‧那崎老酋長,的祖先,的敘訴,自從一萬年前他們的祖國──太陽 國度──沈沒於大海之中,勇士族(今之平鋪族)便來到了這台灣島,從此幾千年 來,『來自北方冰層中的』漢人一直有渡海殖民的行為,但都在族人的控制之中 ,只有身上的靈質系統(族人相信每個人都受到七重無形靈界的控制,這就是"命 運")能與族人和諧的漢人,才能安渡黑水溝(台灣海峽)而來到島上與島民和平相 處;而其他的渡海漢人、倭人、海盜妖魔,在勇士族祖先靈的篩濾之下,全會被 台灣島沿海半年以上瀠洄洶湧的瘋狗浪所襲擊,那些知難而不退的惡人,喪生大 海時尚不知那軌譎莫測的瘋狗浪是勇士族守護靈所為。

在一千年前,中國大陸的百餘歲高僧──御封護國啟佑禪師──智海大師受沿海 百姓苦求託付,而且自己也感悲於處百年來改朝換代不斷,政治腐敗民不聊生, 沿海居民苦求他去卻礙於造船、航海技術乏人教導,而頻傳海難,決定讓他的大 弟子──也已百歲的慧遠法師指導人民航海技術。

2_2:百年週期的黑水溝流年 慧遠大師不久就發現到,原來漁民們一直無法到達台灣的原因,是因為海上的黑 龍妖魔,便回報朝廷與智海大師。智海國師洞察天機,知道每一百年黑水溝上空 瀰漫的水精靈氣便會被大陸的土氣掩住一次。便算轉準時間,差遣四十七位秘宗 法師與希望移民台灣的五十多戶人家,總共四十多艘船,沿途作法地開往台灣。

果然,數百人平安地到達了台灣。

到了那美麗的,沒有政府,只有純樸忠實且「民智未開」的土著的寶島,所有人 都感嘆難怪數百年來人們(根據從台灣回大陸通知其他親族移民的人,得知這裡的 好處)冒著生死前仆後繼地承荒舟、渡大海……

當等到要載法師們回大陸的船要出發的時候,已經有三十位法師決定留下。不回 朝廷覆命了。

但真正令人愕然的是,三十位法師,後來,無一例外,全部還俗了。

這第一批集體來到台灣的移民,為了安居樂業,在台灣中部組織成政府;為了宗 教的需要──當時島上充滿土著薩滿教的靈力,開始有寺廟的興建,但離奇的是 ,寺廟一直興建不起來,此外逐漸地漢人們也注意到了在台灣有一些邪門怪事, 所以逐漸地當年引導移民來到島上的法師們成了領導者。
整整兩年過去了,他們發現了某一部落土著的薩滿教總部,也見識了守護靈的凌 厲──在隱密於山中靈場的總部活著有各種怪物,他們都是依巫法降神於人身而 長期下來形成的半人神。於是,不受歡迎的外來者與土著背後真正的巫師─半人 神達成了互不侵犯協約。
但就在同時,這一批漢人中原來就是逃犯、盜匪的成分,為了利益陰謀,故意破 壞還俗法師們的協定,搗毀了薩滿教總部,殺死了許多人。

2_3:驚動靈界的慘劇

幾天後,某一夜之間,還俗法師們的家室,全部死亡。
就在那個節慶日子,在逃向海口的荒草道上,數十具失蹤的還俗法師的屍體被發 現了幾具,臉上被下了幾百道不得轉世的惡符。

不止如此,在大陸的智海大師,也離奇地慘死。

2_4 根據莫那‧那崎老酋長,的祖先,的敘訴,這就是「百年魔劫」的開始。此後 每一百年,族人便會被一種莫名其來源的力量襲擊,幾乎所有的巫師都無力抵擋 那種可怖的妖魔──依那些祖先的敘訴,很像電影中的"狼人"!

正因為,那崎祖先所敘訴的「百年魔劫」是百年才來一次,所以除了死人(死於 魔劫)之外,傳遞著這"傳族秘密"的人們與所有的族人,也都不曾深思、不曾深信 、更不曾經歷過這件事。
直到每百年「魔劫」發生的那時,被厄運挑中的人,相信、知道,且且從此沈默 於他們的見證了…………

2_5

那崎祖父,作為一個酋長,也是全族最傑出的勇士;他既有義務傳遞"傳族秘密 "給下一個酋長,也憑著過人的靈力與幸運成為那最慘的一次魔劫中唯一的倖存者 。

第三章:那崎劫難 3_1:「魔劫密續」

千年來近十次的恐怖事件下來,每次劫餘的人們都是會極力尋找解決之道,首先 ,他們必需洞察『到底是哪一方面的靈界勢力幹的』『他們每百年來無目的地殺 人的目的何在?既非如野獸為了食慾,難道是為仇恨?』『是何因緣使勇士族與 他們結下如此深仇大恨?』『如何破除這個千年惡咒?他們的弱點在那裡?』
前年來,密傳著這些研究調查結果的勇士族薩滿密教巫師,將這些經由神啟而漸 漸釀成的(從魔劫死咒中)解脫之道,寫成了「魔劫密續」。
前年來,一代一代的密續持有者,都不夠認真看待這一回事,『永遠只有那些不 幸的犧牲者,知道有魔劫;永遠只有正在接著祖先的恐懼─接著寫這密續的人, 相信這密續的價值。她是我族人能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

3_2: 當第一次發現了自己的禪定直觀力查不出得凶案時,那崎已經知道可能是他一 生中最大的劫難到了。這也彷彿是他一生所等待的一天,一切將止息、結束於失 敗的一天。
一早上,他又注意到西邊海濤聲又停止了───啊!這極端不祥的徵兆又來了。

海濤,萬古守護著勇士族的海濤,是永恆不斷以濤聲訴說著族人生命生存的密義 的,是輕輕唸起族人的真名的,千萬劫無窮的歲月以來族人聆聽著他的訓誨, 千萬劫無窮的歲月以來也尚未說畢一字。當密義說出,訓誨中斷,法會已畢, 或許就是一切生靈生命到達終止的一天。
這一個早上,果然,畢呼螞跑來傳來了南邊的節篷部落又發生令民眾恐懼懷疑的 慘案。

若一切順著密續的預言走下去,則,這些還只是警告而已。

3_3:

在密續的最近的一篇序言──寫於一百年前──中,寫道:
『當年,祖先所犯下最大的錯誤,就是屠殺了中原掌教的老禪師!
近兩百歲的老禪師,修持已經爐火純青,靈力也必定是千倍餘四十四法師的。漢 人的佛經中寫明了:出佛身血,下阿鼻地獄,永不得成佛。』『只有老和尚他的 靈力,才會使數百年來族人靈力加起來仍然任受殺戮…』

3_4:

第四章:偉大沈默者……惡魔不是智海禪師!

  4_1:

崇拜西王母的道家祖師,架鶴西歸;而禪門的死法,是預知時至、坐脫立亡。
從來沒有過一個證悟如佛、德美行高的法師會有這樣的死法!
智海老禪師的慘死,使中土佛道密三教相當震驚,一時傳說紛紜。
當時從沒有人知道與遙遙隔海的台灣有關。

護國普佑國師智海禪師死後,他所屬於的菩薩禪宗──有別於今天單獨代表禪宗 的達摩禪宗(五宗禪)──便傳承中斷了。香火鼎盛的祖寺與各地寺院今天都淪為 拜佛像的地方。
但一代祖師死後兩年內,便有各種來自各地鸞堂、扶乩宮廟傳出了關於禪師慘死 之因果的靈界說法。 其中許多明確點出了老和尚的死和其弟子的共業有關。
人們嘆息:禪師如老和尚,亦逃不掉恐懼,他可能是走火入魔在受到某種驚嚇時 跌下禪座,他死時雙目突出、嘴臉破裂、頭頂出血、胸膛……… ………腳已經折斷。

智海禪師自小被密教僧侶認證為德童──掘藏者;發現新經典的人。離開密教而 皈依"菩薩禪"之後,老和尚的修證高度也正如當年下龍宮開經藏、上南天塔開密 續而寫下經典萬古傳燈的禪宗第5祖龍樹祖師。他終其一生的第一手體驗,曾經被 各地降乩預言將在他滿一百二十歲後公開。 在一百多歲後,他老人家開始陸續傳 給上座弟子「不完整的草稿」。
但在他死時,傳說在他心中的那一本未公開的經典已經失蹤──他的心臟已被剖 出,而所有上座弟子個別收藏的草稿也如煙般消失。

4_2:

巫師賽獅進一步對老禪師催動符咒,但絲毫無效。一陣濃濃腥味的狂風吹來,所 有祭司都被震傷了神經而跌在地上,那崎往腥味的方向奔跑過去,沿途,慘不 忍睹的血跡,掛滿樹枝的生人臟腑……不見屍首。追蹤到一戶茅屋裡他看到有一 個小女孩恐懼地蜷曲在一張席上,她的旁邊,已被打破的窗櫺上,面目猙獰的老 禪師發出一聲狂號後,奔向蟲塚而化成紅煙消失了。

巫師賽獅和所有各族祭司都受到了驚愕,百思不解的是,既然已掌握了前年前老 禪師的生辰八字與無形靈數,使用千年鮮血寫成的「魔劫密續」中所結論的密法 ,怎麼可能收不了那妖孽?催動神咒時,大家都看到了,風捲黑雲中月亮確實被 灰雲遮掩了,而變成「藍月」,這不正是「魔劫密續」所指示的"到量"──修法 相應、誅魔成功──嗎?

4_3: 第五章:我的劫難─又已將近百年……  

5_1:阿書的秘密壇城。

龍馬河圖,是生,順時鐘轉;
洛書,是剋,逆時針轉。

老母說:『躲過末劫年,不是神仙也是神仙。』
根據日軍留下來的紀錄,那九十年前的血案,死亡人數超過百人。其中日本軍警亦有傷亡。 根據魔羯密續,上一次屠殺亦屬於「小劫」,每四個一百年預期將是一次更大的屠殺。

5_2:我見鬼了

5_3:壇城上顯現異變

第六章:調查

6_1:首先犧牲者

每次首先犧牲者都是四個人!

6_2:前世追溯 原來是如此!那崎所見證這一次『魔劫瘟疫』中,那幾個首先被附身,而被犧 牲肉體成為鬼物進行「化生」程序的溫床的四人,竟不是普通的族人──而是千 年前四十個還俗漢人中第五、六、七、八個被在臉上貼下一百道「不得轉世」符 咒的!

其中,第五個還俗和尚,是老禪師的上座弟子,靈魂性格耿烈深情的還俗和尚被 獵犬分屍的當時,有一個小女兒……

第七章:高僧……

7_1:

老禪師當時已悟知:『一切,全中了"卡"──時間之神──的詭計了!』
『唉,老驢自以為聰明,計算出黑水溝週期,…………啊那是無明眾生的相對性 知覺呀!時間,那是"卡"呀!………世智聰辯!是我該承擔慘死之業。』
『我佛啊!讓我在慘死之身中直直前往,受生於化解罪業的契機中吧。』

7_2: 他漸漸向他走進了……現在,與那從未見過卻全不陌生的身影面對面,他看到的 竟然是他自己的前世──智海老和尚。

在與前世面對面的幻境中,他老人家說:
『下一次,來復仇的,將是當年法力最高、且前第一二三四個被下百道「不得轉 世」符咒的還俗僧!
也是怨氣最深的一次爆發。

族人將來生存的為一機會就在這次了。若成功了,則最後四人的恩仇了結後,這 便將是最後一次魔劫;若否,則四十四道走入歧途的靈氣將匯聚………』

『我來,是來收集菩薩的,啊,不是來修練的!
當世的苦難聲求中那種修練太為不足用了!
法性在十六體,此生我們修的只是因果體(而菩薩自己已完備)。』

第八章


必拉罷寓言一則.. (檔案銜接 8_fable.htm)


 

東勢傳奇

 

在網頁裡誰都可下傳的「東勢傳奇」是這樣的:

從「癡嫉」辭職,當慈濟義工

佛教慈濟系統機構,向來標榜員工餐廳是素食的,事實不然。非但「素」得很牽強(慈濟人自己對素食營養沒信心而公開鼓勵吃蛋),甚至對素志(慈生茹素的決志)嚴謹者視為執著,製造素志較嚴謹者的不便與尷尬。一九九七年忘年會(年終尾牙餐會),我與一位虔心、單純的素食者學生與會,意外地眼見這些慈濟的中堅(醫學院教授及主管)竟然還有那麼一張真面目──原來他們不只不是素食者,還是饕餮!餐會上竟滿是比一般葷食更猙獰的大魚大肉。
唉!尚留在慈濟的學生
C感嘆說:『苟能為善近一年,何盡造孽於一會?既使有些些的功德,豈償還得了這場笑噉生靈血肉的愚癡債?!大家不知是已苦了幾輩子、行善積德幾輩子才有善緣來當慈濟人,卻似乎是想要在當慈濟人的這一輩子把所有的善習性墮落掉!』我看到她真的流淚了,一時已經完全沒了胃口。『真是啊!』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日,我正式拒絕了在慈濟系統機構裡的所有工作。原先明顯地希望我走的主管,忽然熱情地慰留,且幫我在其他單位關說了職位,但可惜當我辭謝原職時就已經突然變成一個自由、笑傲紅塵的「笑不停的人」了,我停不住笑,所以無法嚴肅地重新聆聽主管們充滿迂曲、為難、複雜、苦情的安排與話語。『笑待來年,救渡慈濟。』辭職是必然,因為……
我是我那整個單位裡學歷最高的,頂頭主管就比我的學歷低了兩級,敘薪一開始已經和他一樣了。雖然是未來主管,我卻飽嚐被毀謗、壓抑的滋味。這一切當作是練金的火倒也蠻能隨遇而安,反正我好閒,討罵───當年學佛時被師父罵都會感激落淚的。但孔子云:『亂邦不居』──不淌渾水也。在佛教機構裡,面對料想不到的升遷勾鬥,令人感情受傷,為了遠離負面循環,決定辭官改當義工就好。決定給自己一個假期,一個星期,我完全不想想職業的問題,完全只為了去找親愛的小狗比涯玩,而搭列車北上台北。

美麗的失業,自由的生命

比涯小時是一隻流浪犬,在我的面前被環保單位抓走,準備焚殺。傳X禪師收養了它。
如今,它茹素,靈性成長驚人,有人甚至看到了它光明美麗的化身──就像傳說中的菩薩會化身救苦。
它沒有工作,它遊手好閒,他是完全自由的生命。
它比所有人做的事都多,它進化,而且度化別人──時常安慰、啟發一些受苦者、失意者、自憐者的性靈。它沒事還會辛勤地耕耘,把禪師的靜坐毯子鍥咬耕耘成某種良田。(那條毯子是紀念價值頗高的傳承加持物)。
它沒有業,自從某次靜坐體驗中它看到被禪師帶上淨土以後,或許他的業障體就沒回來,失業,而使它開始承擔他人眾生的業,學習作菩薩道的修行。
在台北大直,「善示現慈悲佛」「難言菩薩」曲比涯給了失業的船師老張一段美麗的歲月。

前往陌生生涯──找地圖去東勢鎮代課

不料這個「暫時遠離花蓮」假期的最後一天,接到了一通電話,一位學生告訴我東勢國中這學期有理化老師退休,要找一個學期的代課老師。我知道只是一學期之後,想到那確實將是不可知的環境,就即興、率性地答應了,當即搭車南下那從未去過的山城,那所偏遠地區學校,身上沒有任何行李──甚至沒有一件足以抵擋山城夜寒的外衣。
到書店只能找到一章標示不清的地圖,勉強,就出發吧!到得了,後天開始就是一個老師了;到不了,就中部山城間浪跡一趟吧。

意外的順利,因為出發前聽說有一個學弟家住那兒,聯絡上後,他熱心的放下研究所課業,陪我走了一趟東勢。
到了那兒,看到自己的住所,真是意外───學校傍著
X溪而我的宿舍小房就在溪堤上!轟轟的潮聲使我懷疑這地方真能住人嗎?

華麗的大自然山城,溫馨的小鎮

校長在開學典禮上,就像在念偉人傳記一般像全校師生介紹我,謬讚有加,使我成了全校孩子們都認得的台大碩士年輕教師。

東勢是個客家村鎮,客家人最懂風水,所以我遇到假日,懶得到城裡去,就在鎮里到處練習風水的洞察力,看著一棟棟如今已經被改得毫無章法的新市鎮房舍,便能洞悉它在風水格局上的原意而觀想、還原出它原來的面貌。這個伎倆我是有把握的,許多被我訪問的耆老,都驚於我描述的滄海桑田之前的面貌竟然確實是他們自己也幾乎忘卻的一甲子前景致。

山城愈看愈宏偉,是難得的長生修道格局。但因為中國共業戰亂因素,此地此一時空中修道人少之又少。我其實無意結識任何一個志不在修道的人,天生的石頭性格也不會「因為初到陌生地,就需要入境問俗」。所以,還是決定住在風水最差的地方──單身教師宿舍最外一間。它就在溪堤上,潮聲是劍,又受割腳水,終日喧喧終月霉味。但適合閉關───我在耗損元氣講課一天之後,就喜歡這間偷兒或頑皮孩子也不太敢接近的「潮聲中的小房間」(從宿舍大門傳出來的潮聲使人誤以為是機房),它的玄冥之氣只要罩得住,作為夢幻質材,是可以斷人煩惱的。

外緣現前

一兩週之後,騷包的人自食惡果了,漸漸有人傳開來說我會看命、靈通等等,真是鬼扯,一個中學教員被風傳承唯一個乩童,絕對不是一件好事,恐怕國中生小孩們不瞭解,會亂想亂學。但情勢似乎荒謬:來訪的本校教職員主管也不少。他們無明的生活型態中哪兒能先見之明──洞悉到一件事與另一件事之間的因緣──呢?!我大多婉拒,因而積善不成反倒欠了人情。

結果,沒多久,有一天,一個不在我課任班級中的學生來找我,希望我到她家家教,她來說了至少四五次,當我向她表達不適任後,她轉而告訴我他爺爺想請我吃飯。原來,他爺爺正是我曾經閒聊過的耆老之一。

當我走近那學生家,真是大吃一驚,也受寵若驚,原來,當時一席話,竟使老人發奮拆房改牆,盼能象徵性地使家園回到祖先那時充滿民間智慧的設計原貌。(其實要員全恢復是不可能了,因為溪流、道路都大大不同了)。當我這天受邀走進他家園時,竟然走的是剛打掉一片牆而開出的「狀元歸鄉門」。而我只是一個外省籍的客人,竟然被當成歸鄉的家人來引發重建運動,實在很感動。

他們這一家族十幾戶仍住在一起,莊園約千坪。爾後我似乎成了這一家族除了長者之外最受尊敬的兩人之一。而另一個人,才是我寫這一份筆記的原因。

『張老師,真的,如果你宿舍住不習慣,也可以來我們這裡住!』那一天臨走時,耆老從座位上站起,拿出一張他族中晚輩的名片遞給我,名片中人是東勢國中主管宿舍事務的某主任。
『謝謝!謝謝!真的不用了。』我還是希望有一點距離──我還不是那種可以和人沒有距離又仍保持給人「感昭力」的真正高人。
一位阿婆牽著我的手說:『總之,隨時歡迎你來。我們這裡還招待一個很特別的孩子,你們可以認識一下。』
我經由這家族的介紹才真正認識了這個被一整個異姓家族尊敬的客人──這個人竟然比我年輕───更妙的是,這傢伙和我本來就有關係,他是我班上的學生。

他個子小小,坐在第一排,臉型俊美,濃眉大眼,較同學黝黑些,右手沒有手掌。
性情文靜,上課時很容易讓人感覺他是透明的,或感覺到他是「不佔體積的」。在學業成績不佳的學生中我一直以為他是屬於「智能較低的類群」。既得有一次我隨機點名要考同學問題,正好點到他,他已經站起來一會兒了,我卻還找不到他,口中喃喃說著:『石志聰缺席』。惹得全班大笑。
現在回想一學期來的一幕幕對他的上課印象,我確實認為他是一個真正「自我較小」較進化的人。

原來他是泰雅族山胞,家裡在靠近大雪山的部落中,每個月才由張家載送回山上,而平時就寄居在張家中。而為什麼張家會認識他甚而招待他呢?原來他從小,就是族裡的囝仔仙,擁有神奇的治病能力。因為政府規定每個小孩必須下山受國民教育,既使是一個小和尚也不能例外。張家近幾代,也許是風水破壞的結果吧,人丁生怪病的很多,自從打應到該小孩後,已經多次受其救命之恩,所以當小孩屆國民教育年齡,就自行向彼母建議讓石志聰寄居張家。

彼母,正是該族人的巫師。

 

對境驗心

不久,難免曾有面對惡劣學生而「幾乎」生氣的經驗,每一次,都使我的心情一沈──不為學生而氣,而是為「修行人怎能落認同」而氣!───若真生氣了,就是落了認同,落為共業,那又有何資格生學生的氣,有何資格自認會有加持(對學課業等方面有利益)於學生?

令人難以適應的,不是上課本身,而是錯誤教育法的沈痾堆積在我眼前的學生身上。

碟仙流行

不久,我最怕的事情果然發生了,本校開始「玩碟仙」大流行,並且,根據我私下調查,始作俑者的班級,果然是那幾個大嘴巴老師的班級。

這種事情我已經遇到過了,前兩年國光中學也是碟仙、筆仙大流行,當時害得許多同學得了精神疾病,名歌星笵曉宣在那時就曾經是班上筆仙的高手。

現在,訓導處、校長都緊張,因為怕他們玩得太凶,耗費時間影響課業;而我怕的是還會有更麻煩的事等著呢!因為東勢這地方更不比台北!台北的磁氣相當乾陽,玩鬼弄神的人雖容易生出精神耗弱後的疾患,卻反而無力提供足以使魔念聚焦──使鬼物物質化的陰精元素。而東勢靈氣磁場強而陰潤,,加上人氣充足,特別適合鬼物的物質化,可以說是東亞太平洋地區除了日月潭、埔里之外最可能具象出妖物的地方了!

他來告訴我:
『老師,你趕快較班上同學不要再玩碟仙,因為阿媽說下個月東邊大海(太平洋)的妖孽集團海底罪犯就要附身到山城來了,到時山城就要有嚴重的災難。』
他的神通感應都說是他遠在山村中的母親來告訴他的。輔導室齊主任已經見識過他的預言的真實性,但對於他的「託詞於母親」,主任認為就像許多人的天啟經驗都指向同一個耶穌一樣,只是他的特異功能現象借用母親的形象罷了。我還沒見過他母親,但也不致於像齊主任一樣完全不信他的說法而以心理學理論解釋為人格投射。這曾經引起我高度憧憬,希望能一會這位神巫師。

東山攸宅

東勢山林之美,難以隻字盡書,東勢林場每一季的開花種類都令人難以估記。
山勢五行得仙氣,我終於懂了二十里間的巒頭格局,而印證了易經理氣。夢中,我仍得遙望大雪山,夢中正得清醒。
東勢山林之美,成了轉化班上同學的辦法,將陰氣吸入了翠綠葉片的毛孔,大地成了孕育、重生這些赤子的子宮。

母親懷孕

為了救這孩子,唯一的辦法是將邪靈吸入巫師的子宮。

 

母親的託付

臨盆時玉山長老會親自來到這山村帶走魔胎,而母親也將在臨盆之日死亡。

她臨終前,將 託付給我,當時,我心中莫名其妙地湧現了浩浩的悲傷與巨大的父愛、承擔。後來我才知道,她超凡的名字與波動已經深深印入我心,那緣份短暫的幾面之間。愛已曾完完全全,誕生在今已陰陽兩隔的我們兩人中。

在網頁裡誰都可聆聽的「東勢傳奇」是這樣的:

東勢國中課鐘聲中的溪堤船歌

(鐘聲) Om Mani Padmehun
(鐘聲) Om Ah Ra Ba Ja Na Di

隨著潮聲,在子夜,隨著雨聲,在午後,一陣陣的梵音,縈繞耳際就像洗滌塵染的音河,匯向腦海。

 

 

以前,我聽傳教師說聖母瑪莉亞未婚懷孕聖靈,總以為是神話而已,現在,我每與人談到總說:
『我不只相信,而且百分之百相信。』

在網頁裡誰都可演出的「東勢傳奇」是這樣的:

如果您驅車過中橫,別忘了在東勢林場附近回望一眼西方無盡的中國版圖,因為在越過一步,就是沒有國籍的靈國山脈了。

一眼之後,向東方行去莫再回首,莫想過去與未來,您的東勢傳奇正精彩。

在網頁裡誰都可印證的「東勢傳奇」是這樣的:

一九九八年,當這篇手記正隨事演進,月印傳慧禪師電話中開示我:
『不要分不清實相與虛幻!
不要再寫作這篇會無形中運作出想像力的東西──他終會使人分不清實相與虛幻──才能寫出真理!』

 

既得聆言,我便突然中斷了這件事的描述,還它作為一個「虛幻於想像力」中的軼事。


Revi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