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層網頁: [ 951無助的動物實驗者 ] 952棕狗事件 ] 953護生畫集 ] 954護生倫常 ] 957組織-PETA ] 958組織-HSUS ]
951無助的動物實驗者

回上層網頁 ] Next ]

Last Modified:2009/07/31










無助的動物實驗者/阿張蘭石(2000).台灣動物之聲第21期, 台北: 關懷生命協會.

 

  現今台灣的動物保護法,在第三章〈 動物之科學應用〉第十六條規定:「…中央主管機關應設置實驗動物倫理委員會,以監督並管理動物之科學應用。前項委員會至少應含獸醫師及民間動物保護團體代表各一名。…」

  然而,一個學弟的經歷,卻使我知道,「實驗動物倫理委員會」裡頭所需要的智慧,遠超政府的社會、倫理等角度所曾考量──例如,除非裡頭也有「靈學顧問」,不然,若那些執行動物實驗的學生,真的不自覺地在「造惡業」,本身豈不成了動物實驗中最大的犧牲者,成了醫學計畫外的「超心理學被實驗者」!──這些天真無知的研究生被鐵齒社會拿來實驗看真否有殺業惡報?

 

  國內外的醫技工程,仍以動物作實驗。一位學弟,正攻讀台大的醫工博士,然而,上學期,他動念放棄學位,轉攻超心理學,所以徵詢我意見。

  他表達自己「入水已深後,才自覺溺水」:實驗室生涯似乎只以推公式、跑程式、浮濫堆積實驗數據、攝取垃圾音樂和食物為樂,只有在偶而性靈閃現時刻,才自覺意識型態已僵化到難以享受性靈生活;回首本性,實在不是今天的無情與鐵齒,彷彿在「醫工實驗室」裡被摘除的不是動物而是自己的靈性之眼。實驗數據虛幻地堆積出學位高度,動物犧牲者卻長埋潛意識底。昔日確信的淑世真理愈來愈虛假,但當下作夢般的情境卻是事實:自己在「學術無神」「醫學救人」這種權威氣氛共振下,不知不覺(想唸下去就不能有知覺)地殘殺著一隻隻的實驗動物───全體生命的一份份對宇宙的愛。

  「醫工實驗室」天天都拿動物開刀,往往一天就一大批鼠腦被燒壞,只為測試或調整一部新儀器的某參數。生命在醫工領域似乎比醫學論文Paper本身還要更單薄。「傳統習俗」上,他們的學長都會在實驗室外給那些醫工亡魂燒香,但終只算是習俗───一念殺生便會直透生靈的深心,而「習俗」動作卻探不到深層意識,連自己也救贖不了。

  當天他正好參觀我們的超心理學實驗,現場有幾個具「特異功能」的小朋友。我想起他談過的煩惱──關於必須不斷殺生,於是請幾個小朋友來「看看他」,結果,他意外地由天真、直心的小朋友們的「第三眼」中,驗證了佛學所謂的「殺生業」。(有小朋友說在他身上看到小動物,甚至有的說他前世就是一兔子。)

 

  我們的社會,正是亟需這種「深觀緣起」的第三眼!亟需超越過自己急急忙忙的步伐,沈定下來洞察文明的盲點、反省病苦的真正出處、聽聽自他心靈深處的話語與愛。

  雖然全世界保護動物團體大力地推廣「人類醫學不需動物實驗」的智慧,但思考方式極其保守僵化的醫學界,根本聽不懂,而年輕、充滿直覺智慧的學生們,即使心中有所知,卻也被無力感所淹沒。多少人還能自知:「我希望有勇氣放棄學位!」

 

  動物實驗絕對有害人類精神文明──由那些動物死前的哀怨即知;但動物實驗真的對醫學文明有絕對的正面意義嗎?我們認為,在人類進行了數百年的「動物實驗」與「後設實驗」(對實驗設計、實驗分析本身的研究)後,今天該已經得到充分的反省力!───

──在科學界自知「動物實驗並沒有恆常的驗證價值」(動物實驗的結果,極可能與實地用在人身的結果無關)後,即使仍要暫時擱置「尊重生命原則」而進行動物實驗,也該瞭解:「動物替身實驗」才是真正的「尖端研究」!因為:

1. 科學學已經瞭解,以人類組織細胞培養來做醫藥實驗,比動物實驗更有驗證價值(有效性);何況器官捐贈的觀念已經逐漸普遍,足以滿足科學、醫學大部分的研究領域。

2. 爰引超心理學智慧:目前,應致力開發以電腦摸擬來了解生物反應。因為,消極而言,這可以儘量迴避「殺生/救生」悖論,減少醫學上的psi變數(面對醫師時,病人的求醫與實驗動物的畏死心境迥異。只考慮肉體類似性的醫學,嚴重忽略了心念力在療效上的角色!積極而言,我們要知道,未來的文明是電腦網路、虛擬實境、人工智慧與心物全像的文明,如果醫學界不能追上這趨勢,必然與現實脫節,與人心脫節,也與真理科學脫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