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4220.畔河山地村人的歌

阿張蘭石, 1994:《自由之愛--無名詩人革命詩集》卷二<無名詩經.傍河山地村人的歌>,台大心靈悲智學社; 1987:《大學新聞》,台灣大學:大學新聞社。

傍河山地 村人的歌

【前言】

我們的身旁有許多「山地人」。
他們是誰?
他們是拆船廠死難報導裡的陌生臉孔;
他們是礦坑裡已吸乾了血水的屍骨;
她們是理容中心的三號、五號、八號;
她們是在慶典中唱歌跳舞的動物。
數百年來,他們被解除了武裝,被遷移了居地;失去了昔日的姓氏,
一再地更改生活的方式………現在,他們正被以驚人的速度和數量,
蹂躪他們未來全民族的母親!

背向文明的星光,當我們憑視山胞走向城市──畸零毀滅的山路,在
那無止的商品文明歧路上顛仆的身形,就像是民族痛史的縮影……
漂離鄉土的青年,他昔日的慶典不再,不再有抱滿胸膛的愛與夢想。
這是一部原住民族遭譴的歷史,看哪!山地雛妓、人口販賣,使他們
民族有滅亡的可能…族人文飾的衣冠碎飛在空中……
但願這些詩篇還有更多的意義!雖然我們只是寫作的人。


傍河山地村人的歌 之一

「晚安 先生!晚安 先生
 我告別傍河山地 \愛情時常收成的金色故里
 搭的十三節車廂 到此定居
 行李兩個孩子 是的
 行李帶兩個孩子      」

「早安傍河之村 說我昨夜夢土和記憶
 記憶遙遠是群群村人 都市上的星光來帶走他們
 哦 知道另一種生活隔重岩壁
 我結婚半年的丈夫到礦坑裡。是的
 我的丈夫工作在礦坑裡

 早安陰霾 晚安!稻黍
 黃昏的土地靜謐 天亮黑色稻花瀠溪開出
 那天煤和水埋葬我的丈夫 啊災厄走過時
 一個孩子剛懂得哭 是的
 一個孩子剛懂得哭

 …是的
 是的 您去過傍河的山地…
 我來自傍河的山地…
 丈夫永遠埋在那金色山地
  我和孩子走向都市  ……

 望著星光冥冥在山路上
 用汗水和仰望撫觸天堂
 十六年孩子們苦苦走到
 都市下鄉愁輕輕籠罩──
 有一個背景,被他們命名…

 櫛洗門前冷水照映──頹顏裡
 我看見了族人的故里。   」

「是神!剛帶走他們
 在船殼炸裂的巨響後災厄走來…
 取走傍河族人的背景與淚,在船塢裡──
 我遺失了我的孩子呃
 遺失我的孩子       」

#  #  #  # 
這件事只被控訴於風聲偶而傳下的詩篇
因此,人們或許早以另一結局
給予這個故事……
來自諸河的山地,她到此定居……
是的她在此地定居
#  #  #  # 

[1987發表於幾份現實批判、人道關懷的刊物。]


傍河山地村人的歌   之二

黃鬃的鸛鳥飛在河的下游
靜靜地看哪你越過鳥翼就看到了…
黃鬃的鳥要啣回陽光在雨裡
牠鮮黃的喙子不能撥開雨絲…

河的上游有我們懷藏的「家」
昔日慶典的青年 戀愛著希望炬火滿野滿胸膛
暮色有兒女拾穗──傍河該有精靈釀酒馨香…
古早鸛鳥不飛去,陽光棲在小姑娘紋飾的衣裳

河水河水揚起雙手向白雲
固執背著源頭的方向它們急急地流淌
黃鬃的鸛鳥急急起飛誤會的你正確地看
一時間你將幻見… 病重的大河停止了嗚咽……

 
血脈瀠洄在上游啊遭譴歷史的方場
落日 豬狗 羊群 山坡 緩緩齊走的路向
讓鳥記得帶回她啊那全民族未來的母親
世界紛紛跪倒向 滿天碎裂的衣裳──

黃鳥飛過精靈俯泣的河岸。夕陽最後觸撫大地
也不曾找到…村畔迷路的人呃他的小姑娘……
他就將要遠行 他鄉,漂向船歌陌生的大海
回首側想著認識的你可懷藏感傷

             七六年作
      始於聽聞山地之雛妓悲事


畔河山地村人的歌 之三

 

 船工W新婚在一月
 春天的風路過山地
 山上的河都流向港口
 天天早晨春風送W上工

 十月W失業謀職到R市
 北方的風吹南方的港旗
 懷一雙草鞋懷一個家
 十月的陽光有身孕

 那年冬天太陽都不出門
 整個冬天連悲愁都不到處叩訪
 愛情在她的五官徘徊
 愛情在她的信中驚呼

 城市的人面是一張大鏡子
 教導船工看清渺小下賤下賤下賤的自己
 當厚厚灰雲飛過你不要暴露身體
 船工船工小心雨和濕濕的牢具

 整個冬天思念的白玫瑰開得太多
 今年冬天她出門便到永恆──
 城市在永恆裏哭,花為永恆凋謝
 「他」為她永在山裏,「流浪」為了大地

 風在季節中斷,風塵的故事在蛇足延續
 這故事流落南方,種子落到那裡
 因道路是連續的,命是連續的(心)
 河流是連續的,淚 連續的……

      …寫於畔河山地村人的歌(之一)後

物資文明下無可遁跡的山胞男丁,成為污染缺氧礦坑中
埋藏靈智的礦工,成為船工(拆船工人)--那我們極不熟悉的族類︰
在都市的無涯壓迫與誘騙下,可能下一秒,愛與
對家人的承擔,就成惡獄長眠中的憾夢…

 

 

 


 

阿張蘭石, 1994:《自由之愛--無名詩人革命詩集》卷二<無名詩經>(七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