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5400.流浪狗之歌

和主人作伙----為流浪犬的被撲殺,跪獻月師【台語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eghjYuMVU0

顫(sim)啊顫 e 風吹 飛啊飛  誰聽有誰的 心內話

【顫抖的風箏飛啊飛 沒人聽得懂它心內的語言】

心聲傳過幼幼的線  傳未到主人心肝底

【心聲傳過細細的線 傳不到主人心裡面】


悲傷的風箏繞(sei)啊繞 哀求天公 雨落卡慢下 e:

【悲傷的風箏 迴啊迴 哀求天公雨來得慢些:】

『阮不驚淋澹墜落地 不甘阮主人走(zao)跛(bua)落(lue)。』

【『我不怕淋濕和下墜 只捨不得主人跑帶跌。』】

 
孩子值好天放風箏  雨來  阿母得來相找

【孩子在晴天放風箏 雨一來媽媽就忙收場】

揪斷風箏幼幼的線  風箏驚hnia 落偎咧(due)?!

【揪斷風箏細細的線 驚訝的心 落何方?】


風箏 落 值在巷仔底 流浪的狗仔吹狗螺

【風箏 落在巷子底 流浪的小狗 夜半起長號】

悲傷的心情阮知影 明在 恁就都 不知置咧

【悲傷的心情我知道 明早下一波的殺狗隊就到…】

啊..... 啊,予(ho)郎(lang)放棄(ban-sak)的流浪犬,會記著   風箏和主人作伙…

【啊..... 啊,被人拋棄的流浪犬,仍記得風箏原來是和主人在一起的…】

(第二次)

啊..... 啊,飛啊飛的流浪犬,會瞭解天公給風箏說的話:

【啊..... 啊,飛啊飛的流浪犬,會瞭解天公對風箏說的話:】

『在身時 的悲傷 像風淘……;風停 咱的運命 得 未 擱 繞……。』

 【『活著時的悲傷 像風淘;風停我們的命運就 不會再迴繞。』 】

1997.6.26暮感,泣之不已而作。 
後記: 近日由於當局一再不智而演變成流浪犬的不幸,放逐、殘殺大眾最後 的赤子之心。而這「荒蕪台灣」意象也將考驗人心是否真能冷感。應月師號召眾人一同聲援流浪犬,而即心現詞。也希望能一起激盪台灣人心主體性─也曾是被ban-sak的孤兒。

張蘭石, 2014: 《與主人作伙》, 載於《華文現代詩》季刊,第三期, 台北:文史哲出版社 2014年十一月二十日,頁115-11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