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9600.眾生共心(All's One)

眾生同體心自在---Tippi記

Tippi, 法國小女孩,1990年生於非洲的納米比亞,從小跟隨拍攝野生動物的父母在叢林中長大,這本攝影集記錄了她和動物間的故事。
她與野象相親、同鴕鳥共舞、變色龍、牛蛙、獅子、狒狒…一個個給她帶來奇趣、快樂、驚險、幻想、以至皮肉之苦、最終都成為她最好的朋友。她10歲回到巴黎、將她與非洲各種野生動物生活在一起的動人故事編撰成書,配上她父母現場拍攝下的130多幅難得的圖片,喚起了人們保護自然的意識。

△ 我與貓鼬同名。是貓鼬大家庭中的一員。
媽媽會用嘴巴對貓鼬講話、而我是用眼睛跟它交流的。


我血管裏流著非洲人的血、只不過皮膚是白的罷了。
皮膚的顏色根本不應該算什麼。

△ 我的天賦就是與動物相親,
我會跟動物說話,用眼睛跟動物交流。
 

△豹子很危險,但我照樣和他玩。


△ 阿布,是我的大象哥哥

·大象哭的時候、會流出鹹鹹的淚水、象我們一樣。


△鴕鳥背上好暖和

 


△ 蟾蜍看著你的時候、那雙眼睛怪模怪樣的。
會跳到你身上、爪子象火罐一樣緊緊的粘住。
它到處扒著、拉也拉不開。

 

 Tippi物語 
  ·所有我認識的女孩子都是家養的、只有我例外。我是野生的。我生活在非洲叢林、野生動物就象我家裏人一樣。
  ·我的天賦就是與動物相親、我會跟動物說話、用眼睛跟動物交流。
  ·四歲的時候、我認識了狒孩兒星迪、它跟我差不多大小。我們四處爬樹、還換奶瓶喝奶。
  ·我們人類當中有一些人很兇惡、凶得一點道理也沒有、僅僅是從中取樂。這些人來自壞蛋堆裏。我看呀、動物都來自好人這一邊、而不會來自壞蛋堆。
  ·烏龜啊、它們總是一臉不滿的樣子。
  ·要想猜出大象來自什麼地方、有一個很容易掌握的方法。如果它來自非洲、它的耳朵的形狀就象非洲地圖、如果它來自亞洲、它的耳朵就象亞洲地圖。
  ·我瞭解大自然、我認得路。我知道自己去哪兒、我從不迷路。
  ·在生活中、能有一些驚喜就不錯了。即便是一些很小很小的驚喜。要得到驚喜、別忘了觀察那些美的事物就行了。
  ·辨認獵豹很容易。獵豹的眼睛兩邊有又粗又黑的毛、象兩行淚水、樣子挺傷心的。它們不象豹子那麼凶、甚至還可以馴服。
  ·城裏沒有麵包樹、我只好爬到路燈杆上去。
  ·上帝現在沒有了、但他曾經存在、孤零零的。
  ·我很想為保護自然做點事、但壓根兒就不可能、看來我得向上帝求助了。
  ·我講述一個秘密的時候、總是很難找到詞、特別是講一個深藏的秘密。
  ·將來就是現在、而現在就是過去。
  ·對媽媽撒謊是不應該的。過去我曾向媽媽撒過謊、但現在不了、因為我對自己有信心了。
  ·大家都以為、變色龍是要躲避什麼才變顏色的。其實這不對。它們變顏色是看情緒的、比如高興呀、生氣呀、害怕呀、或者是光線太強烈、太黑、太冷。
  ·我的達杜(當地土著人,tippi的朋友)說過,變色龍的語速很快、比火箭還快。

愛犬凝視主人能提高人體信任荷爾蒙

 更新日期:2009/01/25 19:35

日本「麻布大學」的研究小組發現,狗主人被愛犬凝視之後,主人的體內會分泌更多、能夠提高對別人信任與依賴程度的荷爾蒙-「催產素」。

日本共同社報導,這種叫「催產素」的荷爾蒙,能促進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依賴關係;研究人員發現:主人被愛犬凝視之後,竟然會分泌催產素,這是很特殊的情形;麻布大學研究認知科學的副教授永澤美保表示,某種程度上,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有些人會很依賴寵物,以及寵物與主人之間的眼神交流非常重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