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層網頁: Ψ0(0)研究psi需理智闢謠 ] Ψ0(1)自然異象 ] [ Ψ0(2)UFO-SAT科學 ] Ψ0(3)Ψ0外星人UFO ] Ψ0(4)古文明 ] Ψ0(5)身小宇宙 ] Ψ0(6)姓名學 ] Ψ0(7)救苦堪輿,超靈地點 ] Ψ0(8)干支命學 ] Ψ0(9)星靈學 ]
Ψ0(2)UFO-SAT科學

Back ] 回上層網頁 ] Next ]

Last Modified:2009/07/31










221基工
222Java公案
223實存主體
UFO本質的假設
ET_Ontology
232UFOlogy
233Ufo公案哲學

Joint-Ontogeny Nominal-Lives Net-Systemic-Revolution
聚體展生 唯名眾生 網路系統進化

科學實驗宗教玄理移項辯證輾轉進化演繹法

 ──這研究企圖銜接從未相涉的坐禪身心實驗資料比較宗教學Comparative Study in Religion,發現了
"事-理 迴互對話"的可能性,並試圖科學化那其中的語言學原則。這研究歷經三階段:
1. 由宗教的科學實驗,迴向"判
/Comparative Religion"──找出「經驗邏輯推論」假設
2. 由"判教學"立場重整的實驗資料,建立"判教科學2. 由"判教學"立場重整的實驗資料,建立"判教科學Scientific Analytic Comparative Religions"
 ──建立「先驗(邏輯)實證:先驗之理←移項→(邏輯)實證」。與
3.根據以上事理移項法建立NAM唯名宗教理數語言,以分析哲學分析玄理為(邏輯)實證語言







對宗教徒來說宗教的聖啟妙法一直是難以領會的;對比較宗教學而言教義之間的檢擇判攝更是困難。
玄理與玄理間的難以對話, 和心佛之間葛藤, 都是(邏輯)實證論者所關心的,
Wittgenstein 認為所有的哲學問題都是語言問題──所有思想概念的葛藤
都是不夠嚴謹的語言導致的虛妄(遍計所執性)。
科學菩薩希望在宗教認識的過程──一種語言對話的過程,能有部分是普遍、明確的,
俾能超越語言學限制以傳達言外之意。

宗教學知識若以”理-事輾轉對話進化演繹法 ”建立出數理語言,
其中每個「名:一命題中能意涉的因子」加以演繹歸納,
便是「句意:此命題所意涉的意涵」。便能傳述出明確意義,且顯現出言外之意。








☆事科學實驗宗教妙法移項──迴互輾轉差動演繹法☆

過去可能曾有一些科學實驗(事)(事)被拿來證明了某個宗教玄理(理)(理),但其實若重審實驗,必然發現實驗數據並非只是如所預期只對應此理,而會有一”出差”,因為”事””理”是不會全然單純地相應的。亦即能顯示一理之事證必然另對更多的理也有所顯示。那總被省略掉的”出差”其實便隱涵著”差動演繹法”的動力──這出差便是下一個主題!由這額外的事相發現,可以再演繹推測其所對應的”理”!而由此理,此新研究主題又必會引伸涵蓋更多的理,又可對應其他的事相待實驗印證。────如此,就是使科學菩薩的宗教玄理不斷進化成「數式實語」的「事(科學實驗)(宗教妙法) 移項差動輾轉演繹法」: 移項差動輾轉演繹法」:

30【Φ理→A事; A事=Fa(Φ,Ψ,Ω)】
由曾欲證明的一Y=Φ(X)
─→得到印證了yi=Φ(xi)的必要條件[實驗A]相F(Φ(xi))
{y’1=Fa(Φ’(1)), y’2=Fa(Φ’(2)), y’3=Fa(Φ’(3)), y’4=Fa(Φ’(4))….
………第一回「印證事」!

31【將Φ移項/Transposal顯露Ψ,Ω】
[實驗A]事相實驗的數據資料集合{y’1=Fa(Φ’(1), Ψ(1)), y’2=Fa(Φ’(2), Ψ(2) ), y’3=Fa(Φ’(3), Ψ(3)),….}
除了包含{Φ’(1),Φ’(2),Φ’(3)….同時必然預期外相伴出現事相Ψ(1), Ψ(2),Ψ(3)
─→將已掌握的Φ移項/Transposal,顯露Ψ,Ω,又對應出一理[y’/Φ’]i=Zi=Fa(Ψ),滿足Fa(n) =Zn, Fa(n+1) =Zn+1…..,
由Χ=Fa(y) ─→又必然相伴出現的理相Ψ,Ω….

32【Φ,Χ,Ψ,Ω→使Φ,Χ,Ψ,Ω個別對應的B事】
Φ,Χ,Ψ,Ω…. ─→又對應出一組新實驗,實驗得到新事相
………第二回「印證事」!

33【Φ,Χ,Ψ,Ω→B事; B事=Fb(Φ,Χ,Ψ,Ω.......)】
以此邏輯,演繹下去。







科學化的宗教=數理語言下的宗教詩篇。

(數理科學方法是(1)依於實證現象的歸納演繹法則,(2)嚴謹要求實驗數據的可重複性。)

判教:由人(理性)對宗教展開解構、比較、思擇、領悟。

判教工程:由個人-理性為中心,而理解宗教的宗教解構領悟過程,若有可能存在著一套邏輯體系方法,則暫名為宗教工程。

宗教工程:由神聖-法身為中心,而影響人心的宗教建立演繹過程,若有可能存在著一套邏輯體系方法,則暫名為宗教工程。(「神聖─法身」中心是真或『人心的異化』在此不論。)是對應於「宗教工程」的。【工程:對一學科為應用數理科學,使用邏輯體系建立的應用方法。公認定義】

SAT是S T的因地?






第一項:【事理移項/Sat第一步驟之例】拾荒計畫1:
上一世紀的腦波實驗數據

第2項:【事理移項/Sat第二步驟之例】判教工程學

此表
應該
位於
2_Sat_
Religi
ology




【事理移項/Sat 第一步驟之例】拾荒計畫1
上一世紀的腦波實驗數據

由不同宗教修士所做的身心實驗中已證明了該實驗工程規劃中的目的──都能有不同於「常人」的腦波。
但該實驗工程規劃中卻忽略了過程,其實,過程或將可暗示演繹出課有價值的意義:不同的冥想法雖結果常一致,其間不同的腦波變化過程卻也值得分析探討:或許:
1. 不同的腦波變化過程對應不同的宗教法門(─儀軌);
2. 不同的腦波結果對應不同的宗教心印(─神格)。
若以上假設,則可以『以此實驗方法來作為理事譯工學判教之用』。

綜合以上想法,整理出以下工程:
1. 設立假設1. 不同的腦波變化過程對應不同的宗教法門(─儀軌);
2. 不同的腦波結果對應不同的宗教心印(─神格)。
2. 檢驗更多數據,依統計學判斷上述假設是否成立。
3. 以「腦波實驗」方法來作為理事譯工學判教之用。
4. 根據社會、心理學,早出較符合社會學心理學量尺的腦波狀態。
5. 比較上述實際表現與其宗教內涵的語言學關係。(比如,若發現做佛教空觀者的腦波經量尺判斷是心理學上最壓抑交感神經的,那麼,這「壓抑交感神經」的所對應的─經文、教義或觀想原理是什麼,又是如何對應的?────如何在此例建譯工學?)

     




【事理移項/Sat 第二步驟之例】第二步驟之例】判教工程學

在科學發達時代,志於形上思維的人之外,有了廣大的理工學人,他們也醞釀了一種新型態的生命思維的啟蒙時代,也產生了分析哲學/Analyses Philosopher。純理學不斷開拓了理性對真理的認識,而工學則研究如何應用真理,本文便是認為在理學學者因為事-理範疇有別而止步之處,工學學者仍須以應用的角度尋找當下性合理的實用原理。

早 在幾十年前西方已經針對禪修者的身心狀態而做了一系列嚴謹的實驗分析,一時間禪修與腦波心電圖等等的對應關係都被發現了。這真是社會觀念上的一項重大的革命──雖然不像相對論般改變物質──因為從此人們觀念中、閒談中都相信靜坐、瑜伽「確實是」有益身心的……可知,在此之前,人們都只能以「宗教信念」來接受或否定「禪修利益」。面對這不能證明的信念,實踐者也往往恥於多談,更不用說宗教煎、宗教與不信者間的「對話」了。

可惜的是,幾十年來已經成為常識的這些科學發現,並未被發現進一步的意義──對理對事產生積極的建設功能,因為此是理學止步處。其實,這些實驗,其重要性不只是「(宗教)禪修有益身心」這結論,更帶闡發的,是「禪修是如何利益身心的」。

醫學、心理學界,相信仍然會持續對「禪修者身心醫學」展開實驗分析的。

個人因為職務需要曾對「禪修者身心醫學」展開一些研究,卻意外發現幾十年來的這些醫學數據有另一個亟待開發的意義────那就是作為比較宗教學的依據。

如果不這麼做,實在太可惜了,因為比較宗教學一百年來,方法學上都止於史學、人類學、語言學等等人文科學的方法。而百年來竟然沒有人注意到三十年前的那些科學實驗!三十年來的「禪修者身心實驗」研究也沒有人想到過進一步分析演繹來作為宗教比較(他們只把實驗定位在以禪修狀態和非禪修狀態為「變因」,在其歸納分析的範疇中,未曾念及「宗教的不同」這可能也可作為一種變因。事實上「宗教(的不同)」也從不曾是科學研究的對象,因為那些實驗關心的只是「禪修是否有利益」而非宗教本身。所以他們的實驗也不曾被視為與宗教學研究有關係──我曾想或許這是比較宗教學一直不曾包含「理工科學的」方法學的原因吧!難道理工科學的分析演繹實驗方法真的和那些比較宗教學家的研究範疇完全沒交集?

我想,如果有一點點交集,就值得來找出它。

緣起是這樣的…………社會學家、人類、心理學家、史學家等等人因應人類社會所需要的智慧導引,而興起了比較宗教學研究。個人雖 是數理科學專業(台大造船工程學碩士),早先卻對這新學術領域的前景悲觀。因根據個人未加抉擇的觀點,有如下消極見解:
「形上本體與現象實證之會通,唯超越性之形上觀點方可能(只能呈現在法眼智觀中)。故判教必定只能依於個人(祖師)先驗智慧(法眼智觀──分別智、方便智唯有聖者後得),而無法以現象界的實證科學來呈現」
這可以整理成如下〈時下Comparative Study in Religion之兩大困境〉:

Ⅰ:(認識論上)判教學是否有『如同數理化學科一般,建立一真正客觀科學的方法』的可能性?
【────尚不知數理化學科的與是否可能用在此學科,而有所建設性(不致如一般預言的,會因「宗教心靈與宗教心靈間」「宗教與實驗科學間」範疇不同而「毫無交集」)。】
若有,則「對(各)宗教而言,此方法可及範圍(有效、有意義的範圍)」在那裡?

Ⅱ:(方法學上)判教學如何能超越目前「止於人文科學方法」的侷限,而包含如同數理化學科般真正客觀科學的方法,以之補充、呼應人文科學方法。

Ⅲ:(方法學上)當發現數據確實有意義,卻因為並非直接意義(體系中各因素間層次複雜)而找不到解讀方法時,如何剖析層次而建立出一套適用於宗教學研究的分析演繹法則───這種法則無以名之,暫名為判教工程學

Ⅲ:

而這消極的觀點,卻引導我獻身於實際去多方體驗宗教體驗,舉凡仙道秘傳、漢藏佛教與猶太密教無不投入。怎知,本來是放棄「數理」──心識中數值才有的可掌握性(數數取趣遍計)與理智才有的可建設性(依他應成)──而「皈命」的生活中,卻更能體會到「在宗教生命的進化脈流中,期待著更方便的接引,而「方便」程度至少仍必須要是有肯定地包含一絲數理的。(至少需要佛心方便開設一絲數理來印凡夫心)」

直到當我發現宗教這範疇中,可能最難加以”數理判驗”的「心靈體驗」,竟也有相當程度地相應在生理上!──而能被數量化理性研究!終於有了賭注般樂觀的靈感創見,彷彿暗夜面前旭日升起,樂觀地珍惜這現象線索,而發心───

『或許,我們可以經由分析心靈體驗的宗教類型,加以實驗而得到宗教間的數值比較,歸納演繹而得到對宗教的理性邏輯認知Religiology』

因為這研究方向的”可能性”是神學家所一直不屑、否定的,工程學人應該這是這一現象這一線索的義無反顧追獵員!

就宗教社會學,宗教是社會的上層結構;
就宗教人類學,宗教是DNA的無形引力;
宗教心理學,宗教是心理機制的異化體系;
宗教工程學,宗教是:在人類身心理機制中語言學映射著社會政經的辯證。

在人類身心理機制中語言學映射著社會政經的辯證

Revised: